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家族朋友圈 > 第十五章 黑辫子

第十五章 黑辫子

书名:家族朋友圈 作者:石木岩 更新时间:2019-08-25 17:29:53 类别:都市小说

  在书房呆了一下午,临近傍晚时,魏裕昌跟裕朗回来了,并且从家里带了不少东西。sxinqing100

  前者跑去跟外公撒娇卖萌,后者则悄悄把裕暄拉到旁边,拿出一套动漫英雄手办送给他。

  裕朗是动漫迷,房间里有许多动漫书,并且喜欢收集动漫人物。

  “谢谢”裕暄收下了。

  裕朗十分开心,经过先前的相处,他已经把裕暄当成好朋友,之所以送礼物,其实有道歉的意思。

  他一直记得上次裕暄被冤枉,自己却因为害怕没有站出来,心中愧疚,如今算是补偿

  次日,三人恢复上课。

  这一节是礼仪课,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样貌精致,气质优雅,笑起时温和亲近,让人心生好感。

  礼仪分为很多种,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礼仪,但包括起来其实就是四个字行为举止。

  站姿、坐姿、步态、表情、语言、举止等等,每一种又延伸出许多细节,光这些就说了一个小时。

  裕暄从未接触过这些,所以听得津津有味,令人意外的是,魏裕昌竟然没有捣乱,而是神思不属,隔一会就扭头看向外面,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裕暄没在意,低头记笔记。

  临近下课时,裕朗突然伸手拽他,焦急的指向魏裕昌,裕暄扭头去看,发现这家伙竟然从衣兜里拿出一把弹弓,裹上琉璃珠,瞄准凉亭外,用力拉直皮筋。

  树枝上,鹦鹉毛毛正歪着头,慢条斯理的用嘴巴梳理羽毛,丝毫没有感知到危险临近。

  裕暄心中一凛,想也不想的抓起笔记砸了过去,重重砸在魏裕昌手臂上,弹弓猛然一歪,琉璃珠嘭的一声打掉几片树叶,毛毛尖叫飞远。

  “你干什么”

  魏裕昌捂着手臂怒问,裕暄冷冷看着他:“你又在干什么”

  “我打那只臭鸟,跟你有什么关系”

  “它是我养的,你打它,我就打你”

  “你敢”

  “你尽可以试试”裕暄一字一句道。

  以往他胡搅蛮缠,裕暄懒得理会,没想到这家伙得寸进尺,若非自己刚才阻止,以那枚琉璃珠的威力,毛毛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性,惹恼了他,揍你没商量

  魏裕昌心中恼火,但对着裕暄冰冷的目光,一时僵在原地。

  礼仪老师低头站在一边,不言不语。

  裕朗被裕暄突如其来的霸气给惊呆了,这还是那个说话总是慢吞吞的表弟吗

  生怕俩人真的打起来,裕朗慌忙拦在中间,刚要说话,亭子外突然传来咳嗽声。

  竟然是尚成钧

  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过来,那一瞬间,三人俱是一惊,随后反应却各不相同。

  魏裕昌眼泪说来就来,猛然大哭:“叔公,他拿书砸我”

  裕朗急速回想事情经过,发现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心里松了口气,随后就听到魏裕昌恶人先告状,有些气愤。

  裕暄懒得看魏裕昌精湛的演技,沉默不语。

  尚成钧提起拐杖重重顿在地上,沉声道:“你们来这里是上课的,不是打架胡闹”

  魏裕昌被吓的止住哭声,裕朗心虚低头,裕暄侧脸看向湖面。

  “每个人罚抄十遍千字文,再有下次,全都不用学了”

  尚成钧转身离开,显然是打算一视同仁,裕朗苦瓜脸,魏裕昌擦干眼泪,愤怒的瞪向罪魁祸首裕暄,却发现他朝自己走来。

  “你干嘛”

  魏裕昌下意识后退,神色紧张,裕暄瞥了他一眼,弯腰捡起地上的笔记本,转身返回座位。

  魏裕昌感觉有些丢脸,冷哼一声,把手里的弹弓丢出了亭子。

  十遍千字文,裕暄花了三天才抄好,交出去时,外公并没有说什么。

  裕暄也看出来了,外公不习惯教导别人,三个孩子住在老宅,也没见他多问一句,完全是散养,对于他们之间的矛盾,只要不闹到眼前,就当没看到。

  这无疑是一种纵容

  于是,魏裕昌在安分两天后,便又故态萌发,开始进行报复。

  绘画课上,他故意撞翻染料贱了裕暄一身,体育课跑步,突然伸腿绊倒裕朗,连累着裕暄也一起摔在地上,两人的作业本更是丢了好几次,就算找到了,也已经被人剪成碎片

  如此种种,令人烦不胜烦。

  每次裕朗跟他理论,魏裕昌都狡辩说不是故意的,又或者死不承认,裕朗拿他没办法,只能生闷气。

  这样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捣乱那么简单,而是像条癞皮狗一样死咬着不放,裕暄所剩不多的耐心,也逐渐被消耗干净。

  他决定教训一下这个家伙,最好能让他直接滚蛋

  下午课程结束到晚上吃饭前,有一段空闲时间,家教老师离开,没人管束,三人自由活动。

  每到这时,裕朗就会跑到裕暄身边坐下,听他讲故事。

  哄小孩子裕暄还是挺拿手的,这得益于他上一世看了不少奇幻小说,神仙魔法张口就来。

  只是最近口味有点重,开始涉及恐怖鬼怪。

  就像此时他讲的:

  深夜,一个男人慢慢走在漆黑的马路上,他是来抢劫的,正在搜寻目标。

  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他身前,好像刚下夜班,一个人急匆匆朝家走,前面是一大片居民楼。

  男人跟上她,那女子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步子越来越快。男人也加快了脚步。

  她穿过那片居民楼,拐个弯,竟然不见了。

  男人追过去,看到一个黑糊糊的地下通道,他知道机会来了。

  他顺着台阶跑下去,果然看到了那个女子的背影。通道里空荡荡的,亮着几盏昏黄的灯,她的皮鞋声很响:“咔哒,咔哒,咔哒“

  男人穿的是布鞋,没有声音,他轻轻跑到她背后,低喝道:“站住”

  年轻女子慢慢停住,轻轻地问:“有事吗”

  不过,她并没有转过身来,依然直僵僵地面朝前站着,她背后是一根又黑又粗又长的大辫子,直接垂到脚踝。

  男人感到有点不对头,想从她旁边绕到她的前面去,可是她却跟着他转起来,始终用脊梁骨对着他。

  男人停下来,警觉道:“别动,把脸转过来”

  “是这样吗”

  那女子肩膀僵直不动,头却缓缓旋转一百八十度,发出骨骼错位的咯吱响,男人瞪大眼睛,惊叫着昏了过去。

  她的脸竟然也是一根黑辫子

  天津s:.tetb.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