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家族朋友圈 > 第六章 尚氏宗祠

第六章 尚氏宗祠

书名:家族朋友圈 作者:石木岩 更新时间:2019-07-29 03:10:55 类别:都市小说

  回去的时候走的是另一条路,绕过湖泊,远远能看到错落有致的主厅别墅,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银光。

  赵暄松了口气,早知道宅子这么大,就用车代步了!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别扭的嗓音突然响起,把赵暄吓了一跳,他扭头看向四周,除了刘墉外,没有人啊。

  “笨蛋,看上面!”

  那声音再次传来,赵暄下意识抬头,顿时看到一只红绿色羽毛的大鹦鹉正傲娇的站在树枝上,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俯视着他。

  赵暄愣住,好大一只鸟!

  刘墉也注意到了,并不意外,而是笑道:“小少爷,这只红绿金刚鹦鹉是小姐养的宠物,名字叫毛毛,小姐离家出走后,一直由佣人照顾,这个时候,正好是它自由活动的时间!”

  毛毛?怎么听着像条狗的名字?

  赵暄仔细打量它,发现它的羽毛十分漂亮,红绿交映,宽厚的嘴巴弯曲勾起,两只爪子牢牢抓在树枝上,尾巴很长,柔顺垂落。

  此时它昂着头,挺着胸脯,骄傲的像只小孔雀。像是察觉到赵暄的目光,它嘴巴一张一合,发出清楚的声音:“看什么看?”

  赵暄一乐,回答:“看你长得漂亮啊!”

  “流氓!流氓!”

  赵暄哈哈大笑,这小家伙实在太有趣了,由此也可以看出,妈妈小时候有多调皮,才会教出这样的宠物!

  “我要回去了,你跟不跟我一起?”赵暄问它。

  鹦鹉展开翅膀呼呼飞远了,一边飞一边喊:“笨蛋!笨蛋!”

  有了这个插曲,赵暄一天的心情都极好,下午他还特意跑去看了毛毛的巢,在一颗大树上,每天都有佣人给它喂食。

  白天跑了一天,他又累又饿,晚上多吃了一碗米饭。饭后,尚成钧道:“明天我带你去宗祠,入了族谱,你就是尚家的人了!”

  赵暄神色一怔,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点头答应。

  刘管家照例送他回卧室,离开之前,赵暄突然问:“刘管家,你带手机了吗?”

  刘墉点头,赵暄佯装苦恼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同学,原本我们说好周末要一起去公园玩的,现在我肯定去不了了,你能借我用下手机吗?我想给他打个电话!”

  “当然可以,只是别聊太久!”刘墉把手机交给他。

  赵暄有些愣,没想到会这么容易,他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没说呢,但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他自然不会多此一举。

  刘墉转身离开房间,顺手关上房门,甚至没提什么时候拿回手机。

  赵暄有些想不通,最后只能归结于高级管家的必备素养。

  他跳下床,先去客厅锁上门,再把卧室锁上,有了这双层保险,赵暄才拨通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沙哑:“喂?”

  “妈,是我,你跟爸爸还好吗?”赵暄问。

  电话里猛然传来尚清姈的哭声,赵暄急忙安慰,之后是赵腾的声音:“晨晨,外公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我很好,外公很疼我!”

  赵暄知道他们的担心,所以事无巨细的讲了这两天发生的事,对于赵腾跟尚清姈的问话,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我撒谎借了刘管家的手机,他没有怀疑,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两回熟,以后我会经常用这个手机给你们打电话的!”

  尚清姈被他小大人似的话逗得一笑,悲伤散去不少。

  “不过明天外公要带我去宗祠,改名入族谱!”

  赵腾对这件事看得很开:“不管你姓什么,都是我的儿子!”

  尚清姈则给他大致普及了一下尚家的族亲长辈,这一说就过了十一点,赵暄捂嘴打哈欠,还是赵腾提醒:“太晚了,晨晨该睡觉了!”

  尚清姈虽然依依不舍,却不想儿子熬夜,又殷殷嘱咐了许多,这才挂掉电话。

  赵暄抱着手机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是被刘墉喊醒的,之前敲门没有回应,他只好取了备用钥匙。赵暄心虚的把电量耗尽的手机还给他,刘墉收进兜里,笑着没有多问。

  吃过早饭后,他跟着尚成钧前往祖宅。

  与此同时,位于东海市望龙区的尚家宗祠,古色古香的宅院内,一群人正在焦急等待,佣人进去换了三波茶水,几人低声议论。

  “五叔六叔,你们也在啊?还有大堂哥!”

  一个身穿天蓝色长裙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烫染的长发束在身后,样貌精致明艳:“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呢,原来大家都在啊!”

  “清雅,我正想问你,族长突然让人通知我们来祠堂,到底是什么事啊?”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问。

  “是啊!今天早上突然打电话过来,却又见不到人,集团里还有一堆事等着我回去处理呢!”

  屋子里站着的都是宏远集团中高层领导,同样也是尚氏族人,按照辈分,都在尚清雅之上,她目光透着思索,笑吟吟道:“大伯的心思我哪猜的着啊?我跟你们一样,也是接了电话匆匆赶过来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起来。

  尚氏虽不是大族,但在东海市也传承了三百多年,祠堂作为供奉先祖的地方,除了逢年过节,很少打开,这次尚成钧突然让他们过来,显然是有什么大事。

  尚清雅优雅的理了理鬓角,突然感觉有人攥住自己手臂,把她拉到旁边角落。抬头一看,是自己的亲哥哥尚志才。

  “哥,你干嘛呀?”尚清雅甩开他的手。

  “清雅,大伯这么着急喊我们过来,你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尚志才压低声音问。

  “我有必要骗你吗?”尚清雅神色不耐。

  尚志才却有些激动道:“前段时间媒体报道说尚氏集团没有继承人,闹得沸沸扬扬,如今大伯突然找我们过来,你说是不是准备立继承人?”

  他这么激动是有原因的,尚成钧没有子嗣,这是众所周知的,若要选择继承人,自然是从家族中挑选,越是血脉亲近,越是占据优势。

  尚成钧是他的亲大伯,屋子里其他人却隔着好几层,最终还不是落在他头上?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尚家的主要成员,也就是尚成钧这一脉。

  尚成钧这一脉始自尚光远,就是那位把宏远渔业改为宏远国际的中兴之主,他共有三个儿子,分别是老大尚成钧,老二尚成济(亡故),老三尚成祁。

  尚成钧只有一个女儿尚清姈,如今不知所踪,尚成济(亡故)有一子一女,就是尚志才与尚清雅,而老三尚成祁,只有一子,名叫尚志浩,如今正在国外读书。

  这样看来,若真要立继承人,确实非尚志才莫属,但尚清雅却不那么认为。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