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黑化的少女们与我支离破碎的日常 > [故事(1) ]

凤舞文学

[故事(1) ]

书名:黑化的少女们与我支离破碎的日常 作者:那盛开的繁华 更新时间:2020-03-05 03:59:02 类别:玄幻小说

  pkgg

  好痛好重

  我缓缓睁开眼睛,昏暗的房间里,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啪嗒-声,一阵白光闪过,刺得我一阵头晕目眩。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视野里的景物才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被画纸铺满的房间。

  “这是"

  我的双眼骤然睁得老大。

  因为画中的人,就是我自己。

  今天是2020年。2月14(日rì)。

  2010年,2月14(日rì)。

  (情qíng)人节。

  我天生就有重度的精神疾病。

  然后被父母所抛弃,靠着社会-些福利活到现在。

  我是楚牧,现如今是-位21岁的大学生。

  同时,还是一位在省内非常有名气的画家。

  对于普通人来说,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可不是什么好事(情qíng),但是对于我来说,却不一定。

  塞翁失马焉如非福,虽然精神上的不正常给我在社交生活方面带来了很多图难,但是在艺术创作方面,我却拥有着非同一般的潜力。

  虽然还在读大学,但是我已经能靠自己过人的绘画才能获取不菲的收入了。

  任何类型的画,我都能驾驭。

  画画是非常伤神的-件事.为了避免自己去精神病院这种地方度过余生,我会时不时调剂一下(身shēn)心。

  就比如去网吧打一整天的游戏。 又或者。去酒吧消遣一回。

  像现在,我就刚从网吧出来,心(情qíng)还算不错,赢了- -整天。

  “大哥哥。买花吗?”

  懶腰还没伸完,就听见有人在叫我。

  回头一看,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瘦瘦小小一只。

  “不用了。谢谢。”

  “能不能买一 支嘛,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今天- 支都没卖出去,回去要被打,还会饿肚

  小姑娘非常委屈,似乎下一秒,眼泪就会从她那晶莹剔透的大眼睛里流出来。

  听到这里,我反应了过来,悄悄往四周看了看。

  零零散做的.还有几个像她这种的小女孩.在向路边的(情qíng)侣卖花。

  远处还站着-一个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女人。目光一直 放在这些女孩(身shēn)上。

  “多少钱一支?”

  我拿出一张纸币递给了小女孩。网时从她手中拿走一-枝玫瑰。

  花的质量很一般,二十块已经属于漫天要价的价格了。

  但是既然买了.我也不会计较这么多。

  这时,我发现小姑娘的(身shēn)体在塞风中打着哆嗦。

  “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

  “需要我请你吃个晚饭吗?"我随手指了指路边的一家店面。

  小姑娘很是犹豫,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但是犹像再三,她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事(情qíng)没有什么波澜,我请她吃了顿(热rè)乎乎的晚饭后.便分开了。

  第二天我顺便去警察局,将这件事反应了一下。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像是-滴水珠坠入大海,带不出任何浪花。

  但是一个月后,我又在那家网咖门口,看见了那个小女孩。

  她穿着一(身shēn)破烂衣服,蹲在网咖外的角落里,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到来,她靠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脚步设动,但是视线却死死挂在了我的(身shēn)上。

  我走上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大哥哥。我没地方去了。

  “没地方去?”

  “警察把他们都抓走了我不想和她们一起走。就愉偷跑了出来

  “需要我请你吃个晚饭吗?"

  同样的问题.只不过这一次,小女孩没有犹豫,重重地点了点头。

  晚饭后,我独自去了趟警察局,了解到那个卖花团伙在几天前已经被一锅端了 ,甚至还牵出一一个庞大的*组织。

  第二天晚上,我又去到了那家网咖门口。

  小女孩依然是蜷缩在那个角落里, 眼睛紧闭着, 似乎是睡着了。

  “喂。你这样会感冒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睁开了双眼。

  看到我的一瞬间,小女孩迷茫的眼眸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名叫希望的东西-

  闪即逝。

  但是却没有逃过我敏锐的眼睛。

  “我听说其他人都被送去福利院了,你怎么不一-起去?'

  小女孩垂着眼脸,又沉默了下来,半晌,才抬起头,说道:“大哥哥,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为什么要相信?凭什么?

  我如此想到,但是我却说不出来。

  之前的我,也是这样的。

  但是没人愿意相信一-个精神病的小孩说的话。

  “我相信你。

  可能是也有过曾经,这次.我给了一个让她能看见希望的回答。

  “她们会欺负我,我不想跟她们一起。

  女孩的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双眼睛,比天上的星辰还要闪耀。

  “你来这里,是在等我?"

  这一-次,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这可真是难办

  我自顾自地说着。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更何况,我自己还有不少问题,生活自理能力极差。

  “大哥哥,我能跟着你吗?".

  我选了闭口不言。

  小女孩有些失望.低声说遒:“对不起,我只是想跟他们一样……他们?"

  我顺着小女孩的目光看去,发现了几个和她差不多大,背着书包的孩子。

  “我可以,但是我只能给你提供吃住,还有学习上的费用。至于生活方面。你需要自己照顾自己.你做得到吗?"

  养个小女孩的钱,我是不差的,但是照顾她这件事

  每天要靠吃药维持精神正常的我,办不到。

  “做得到1!”

  小女孩用全(身shēn)的力气喊道,声音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楚牧。

  “我没有名字,以前,他们都叫我七号

  这,那你以后。就叫洛小七吧。

  好的,楚牧哥哥。

  就这样,我和洛小七认识了。

  那年,我二十一岁,她十二岁。

  我在楼下给她租了个房子,让她住在里面。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去看看她。同时让她没有事(情qíng)不要來打扰我,另外,我也对她保密了我的病(情qíng)和(身shēn)份。

  以及我就住她楼上这个信息。

  不得不说,洛小七很早熟,也很听话。

  而且。比我见过的任何-个人都要善良。

  她以后肯定是个非常受人喜欢的女孩子,健康,漂亮,和我完全不一一样。

  一晃,三年过去了。

  我二十四岁. 她十五岁。

  我在国内的绘画界声名大噪,而她,也以优异的成績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

  秋(日rì)的傍晓,我打开了洛小七的家门。

  刚一进房间,就发现她将一本小册子塞进了 书包。

  “小七,最近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相处得还好吗?"

  “同学们都对我很好的。

  我简单的应了一句。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qíng)。

  “那个楚牧哥哥

  “有什么事(情qíng)你说就是了。”

  “今天能不能惜我一点钱呀?"。借钱?可以,多少。”

  我有些吃惊,小七找我借钱,是第一次

  千块。不行的话五百也行。

  我从钱包里翻出一千递到了她手里:“给。”

  “谢谢你!楚牧哥哥!那个,用处我能不能过几天告诉你呀?"

  “随你,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楚牧哥哥

  “还有事?”

  没没有。

  “再见。

  我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七的住处。

  该楼上吃药了。

  从上次给了小七钱后,没到三天,她的班主任便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这是任课老师交给我的。

  班主任指着桌上的一袋东西,说道。 我拿起看了看,发现是一些绘画用的道具,还有-些画画的初级指导书。

  “我知道了。”

  说完我便拿着洛小七的袋子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了一个不知所播的班主任。

  晚上。我敲开了洛小七的房门。

  “楚楚牧哥"

  洛小七怯弱地站在我的(身shēn)前,看她的样子,已经是做好了被责骂的准备。

  “你喜欢画画?"

  特别想学。

  “画画很苦,很枯燥,甚至能让-一个人病掉,我不想让你学。"

  “好吧

  “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好好念书的。‘

  洛小七乖巧地应遒,但是我能看出来,她十分失落,还有些不甘心。

  “你真的想学?“沉默了半晌后,我问道。

  “想!”

  没有任何迟疑

  既然你这么想学跟我来吧。

  我叹了一口气,将袋子还给了她,走出了玄关。

  “楚牧哥哥,你就住在这里吗?”

  “你坏死了! 就住在楼上也不跟我说一-声。”

  洛小七(娇jiāo)哨着。

  “如果可以,这辈子我都不想让你知道。

  洛小七撅起了嘴。

  在她的闷气和沉默中。我拉开了房门。

  电脑的显示屏亮着,画板摄在电脑桌的正中央,宣纸酒满了整个房间,甚至连走路的空间都没有。

  衣物随处摆着,垃圾桶也没有收拾,房间里弥漫着-股怪异的气味。

  “楚牧哥你是? !°

  洛小七看着画板和满地的纸张。捂着嘴,一脸惊愕。

  我摸了摸她脑袋,说道:“你想学画画,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

  “当然,不过。你不能耽误学习。

  “太好了!楚牧哥哥!我好喜欢你!一定不会耽误学习的!”

  洛小七原地跳了起来,随后一把抱住了我的腰。

  哪怕是我,也能感受到她高兴的(情qíng)绪。

  那句喜欢你,被我很自然地抛到了脑后。

  一晃,又是三年。

  2016年,2月14(日rì)。

  我二十七,洛小七十八。

  我依然要靠药物控制着自己的精神状态,而洛小七,已经成了她哪所学校里最漂亮的少女。

  教她画画的时间里,我发现她的绘画天赋,比我还要强上几分。

  未来的成就绝对会超过我。

  而且,她是个正常人,而我,是个不知道哪一天就 会去精神病院养老的准疯子。

  今天,是她的生(日rì),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生(日rì)的关系,便将和我认识的那一天当做是她的生(日rì)。

  我带她去了全市最好的旋转餐厅。

  走到餐厅门口,洛小七迟疑了。

  “楚牧哥哥,这里大贵了”

  “位置已经订好了。”

  我淡淡说了一句,便走了进去。

  进门后,洛小七便抓住了我的手臂,小脑袋不断的晃着,东看西看。

  可以看得出,她很喜欢这里。

  服务员一过来,我便将菜单放到了洛小七的面前:“点什么都可以。”

  恩。”

  她开心地应道。

  这时,走过来了几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女生。

  “楚天老师,能见到您真是荣幸,能给我留个签名吗?我是云艺美术学院的学生,以前有幸听过您的讲课。

  我点了点头:“好。”

  楚天是我在绘画界用的名字。

  云艺美术学院是本省最好的一-所美术学院,就算在全国也比较有名。

  我唯一去讲过课的学校,就是这里。

  也只讲过一次。

  因为云艺的校长帮洛小七解决过一一些户口方面的问题 ,我欠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qíng)。

  得到签名的女孩很是高兴,她好奇地看了看洛小七,问道:“楚天老师,您是在跟您女朋友吃饭吗?好漂亮的女孩子。

  我下意识瞥了一眼洛小七,发现她点单的动作停住了。

  “不是。

  我回答道。

  “不是啊楚天老师,有时间多来我们学校,我是

  女孩留下了-张浅蓝色的信函。随后带着她的朋友们离开了。

  我还没来得及拿起那封信,那信封便被洛小七嚏的一下拿走了。

  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完全没有之前来餐厅时那般开心了。

  晚饭后,刚回到我所住的家里,洛小七便把门给重重地关上了。

  “楚牧哥哥,她刚刚说的楚天老师,就是你嘛? !“信封依旧在她的口袋里,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不打算给我了。

  我没有在意,说道。

  "原来你就是楚天啊~ !你这个坏蛋!骗了我好久!上个月问你,你还说不是呢。”

  “因为没必要告诉你。”

  “没必要

  “为什么? ! 为什么她们能知道!我就不能知道? ! ”

  “为什么? !"

  洛小七的声音突然就变得歌斯底里。

  一点征兆也没有。

  她将那封信拿出来,当着我的面揉成一-坨,丢进了垃圾桶里。

  “明明你就住在我的楼上,却直到我十五岁的那年才告诉就是想帮你打扫一下卫生,也不准我过来

  我并没有回应洛小七的质问,默默地拿起桌上的药.倒出几粒。借着水咽到了肚子里。

  啪!

  洛小七”奔过来,从我手里抢走了药瓶。

  只是简单看了一眼,她的瞳孔就缩成了一个小点,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我天生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情qíng)绪不稳定,一直以来全靠药物治疗,不让你来,是不想对你過成影响,

  “病得越重,我画得越好,这就是我不让你来的原因,当初我也不想让你学画画,但是看你兴趣很足,就让你学了,我一直很忐忑,但幸运的是,你天赋比我好,而且,你是个正常人。

  “让你住楼下,是怕有人欺负你。

  洛小七城唇微微颤抖着,没有说话。

  “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你想考哪里?“我岔开了话题。

  “云艺,我想留在这个城市。

  “云艺?那所学校配不上你,你比我厉害。‘

  “国外有一所大学,在绘画方面非常具有实力,配得上你的天赋,你愿意去吗?”

  格小七沉默着。没有回答我。

  "这个看你自己,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

  “我去。"

  洛小七紧紧握着药瓶,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

  2016年10月。小七去了国外。

  而我,找到了人生中第一一个女朋友。

  感觉很奇怪,说是初恋让人铭记,但是我并没有很深刻的感觉,

  可能因为我是半个疯子的关系吧。

  除了偶尔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

  一切还是如常。

  今天,我闷在正在作画时,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我下意识抓起手机,打算将它摔得远远的。

  摔坏了再买一个就是了。

  不对,今天小七还没打电话给我-

  意及此,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楚牧哥哥!晚上好……

  “小七,早。

  “我的奖学金申请通过了呢!楚牧哥哥,我没有给你丢脸。”

  “你在画画吗?”

  “恩,”

  “我跟你说,好多男孩子追求我。"

  "恩?要是有喜欢的.就尝试-下.我相信你的眼光。”

  电话那边是久久的沉默。

  “小七,等以后你结婚了,我亲自帮你们画-幅画。”

  “还有很运啦,不说这个了,楚牧哥哥,有女孩子喜欢你吗?”

  我闻言,手中的笔顿了顿:“没有“

  “那我."

  小七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不对,我最近, 找了个女朋友。”

  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那恭喜你啦,楚牧哥哥。“洛小七的语气很欢快,似乎也在替我高兴。

  “恩,谢谢。*

  “对方是谁呀?叫什么名字?多大?住哪里啊?”

  “她"

  我把自己所知道的那个女孩的信息全部告诉了洛小七,

  洛小七知道,也没什么关系,如果能谈下去。那个女孩迟早会和洛小七见面的。

  “哦哦~~我知道了,楚牧哥哥,她知道你(身shēn)体的(情qíng)况吗?"

  “不知道。“

  “这样呀好啦,我要准备去上课了。明天再聊。”

  “再见。●

  将手机放好.屋内又陷入了沉寂当中。

  一周后,我收到了我那个女友发来的短信:楚牧。我们可能不太合适。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分手.

  那不见了。

  我简单的回了一句。

  不合适那就分开吧,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qíng),而且我这样的(性xìng)格,很难有人能够接受。分了也好

  2018年2月14(日rì)。

  在前几个月,我遇到了一个小我六岁, 能容忍我这种(性xìng)格的女孩。

  墨烟。

  并不是男女朋友,但是关系也还不错。

  她是我在一-个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认识的。

  是个(性xìng)格很开朗的女孩,话很多,就像.小七一样

  我怎么

  又想起她了?

  她现在应该在国外吧。

  “怎么了?楚牧,想起什么往事啦?"

  “没有……

  墨烟今天很漂亮,似乎是刻意打扮过。

  “你又来,话说今天(情qíng)人节,咱们也别吃狗粮了。干脆给别人发发狗粮好了, 找个店-起吃个晚饭?"

  “随意……

  “那走吧~”

  墨烟拉着我的手。拦住了-辆出租车。

  晚饭结束后。我将她送到了她家附近。

  路灯下的墨烟,脸颊有些泛红:“整牧。要不.去我家坐一坐?”

  “你家?"

  “就在那里。

  我顺着墨烟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一个别墅区的入口。

  “你还真是-一个富家小姐啊。

  “不然呢~你以为我以前告诉你的。都是在骗你?”。没有。"

  我自顾自地朝前方走去。

  “切。你这样死板可没女孩子会喜欢你哦,当然我除外.

  她话音刚落.我的脚步便顿住了。

  别墅区外的路灯下,站着-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身shēn)影。

  洛小七。

  我没看错吧,她怎么回来了?。楚答应吗?”

  墨烟柔声问着。

  “我答应什么?你刚有说过什么吗?“我疑感道。

  刚才我的注意力全部在前方的人影上, 并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

  你!”

  墨烟躁了跺脚,没有理我。朝前迈出了一步。

  也注意到了前面的人影。

  与此同时,我能很清楚地看见。墨烟的脸色出现了很明显的变化。

  不安,焦虑,甚至。

  还有一丝惊恐和害怕。

  人影慢慢朝我们俩走了过来。

  我没看错,确实是洛小七。

  “小七.你怎么回来了。“我上前几步,问道。

  “今天这个(日rì)子.我当然要回来啦。这就是墨烟姐姐?”

  “恩。

  “墨烟姐姐,晚上好~”

  洛小七的眼睛弯成了-轮新月。

  晚 晚上好和洛小七相比,墨烟显得有些不自然,

  “墨烟,她就是洛小七。

  “我我知道,你说过,她是你妹妹”

  这时,洛小七走到了墨烟(身shēn)边,笑盈盈地说道:“墨烟姐姐,跟你说了那么多都没用,看来,你真的要不听劝告,打算阻止我咯?”

  是你不听劝。”

  “是嘛~?”

  洛小七的语调突然拔高,显得十分诡异。

  没有始我反应时间,她歪了亞脑袋。抓住了我的手:“楚牧哥哥,我们回去吧。

  我尝试地抽了一下,却没能从她手里挣脱。

  那个晚上过后,第二天,洛小七就走了。

  而我在与墨烟的相处之中,也走到了一起。

  当天晚上,洛小七打了个电话给我。

  “楚牧哥哥,墨烟姐姐说,你答应她了?"

  “恩。"

  长长的拖音后,洛小七挂断了电话。

  自那次过后,直到2020年,我都没有看到洛小七。

  也再也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

  2020年2月12(日rì),我打开了洛小七的房间。

  这间房子,明天就要退租了。

  而我,后天就要和墨烟结婚了。

  我也了解到,墨烟就是那个一开始在旋转餐厅,给我通蓝色信封的那个女孩。

  只不过,我当时给她签完名后就把她给忘记了。

  甚至。连相貌部记不得。

  我突然在房间内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画。

  纸张很新。画面中是我在家里睡觉时的样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三天前,我画着画趴在桌上睡着了

  等这里怎么会有这张画?

  “楚牧哥

  伴随着细微的开门声。一个许久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在我(身shēn)后响起。

  我回过头,-一个美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女子出现在了门边。

  “小七,.回来了?"

  想你了.

  洛小七笑靥如花,她的眸子突然变得烁亮无比,像是亘古长明的星辰,像是朝花夕拾的陨(日rì)。像是盛大华丽的烟火,像是开到茶糜的花盏。

  温软的笑容直直打在人心底最软的角落里,似滾滚惊雷,如惊涛骇浪,将我所有的疑问,都打成了空白。

  “这画是你画的吗?"

  "恩,我提前回来了,还拿到你的钥匙,“洛小七走到我面前。拿出一枚钥匙放在桌上:“看见你睡觉的样子,就忍不住画了下来,是牧哥哥。你会怪我吗?”

  “这有什么好怪你的,你足够自立,不再需要我了, 说实话,我是很开心的。”

  “怎么会呢楚牧哥哥.你的(身shēn)体还好不?”

  我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招头。

  “我认识国外最有名气的心理医生。”

  “有时间再去吧,后天,我要和墨烟结婚了,你来吗?”

  “楚牧哥哥,你是怎么看我的?又是怎么看她的?”

  洛小七没有理会我的问题,反问道。

  “我觉得我像是你的老师,你的兄长。”

  “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觉得你们很像。”

  “那你觉得,是我像她,还是她像我。”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根烟,闭上眼慢慢抽着,

  及时看最新章节

  前往!~【】~!

  记得收藏我们哟,以免以后想看的时候找不到了。

  洛小七走到我(身shēn)边,轻轻帮我垂着后背。

  “如果只有一个回答的话 。她,像你,

  我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肩膀的位置传来了-阵轻微的刺痛。

  不出五秒,我的(身shēn)体便没有办法动弹了。

  “没有但是了。楚牧哥哥

  洛小七痴痴地笑着。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宠我呢

  “你可能不需要我了我需要你

  耳畔回((荡dàng)dàng)着洛小七的声音。我的意识,越来越远了

  2020年, 2月14(日rì)。

  我费力睁开眼睛,我发现我处在-一个非常具有少女气息的房间里。

  色调很浅。

  画纸铺满了地面,(床chuáng)上,墙上,整个房间里。

  “这是哪里

  我下意识想站起来,发现自己被铐在了一张椅子上 ,根本无法动弹。

  忽然,房间门打开了,洛小七穿着一(身shēn)自色的长裙走了进来:“楚牧哥哥~”

  曼妙的(身shēn)影渐渐和所在网咖门前的小女孩重合了起来。

  “洛小七,你这是,对我做了什么?"

  *今天,不是我们结婚的(日rì)子吗?”

  “和你?不对。今天是和墨烟

  “没有墨烟楚牧哥哥.你没有其他女人。只有我。只能有我洛小七。

  洛小七说完.便坐到了我的(身shēn)上,双手继住了我的脖子。

  下一刻,她溫(热rè)的嘴唇和我吻在了一起,

  我偏着头,僵硬地躲着。

  洛小七有些生气。用力固定住了我的脖子,然后用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唇。

  动作里只有贪婪两个字。

  这是我的初吻。

  和墨烟交往很长时间了, 但是,我还没有亲过她。

  过了许久,她才松开了我.透明的丝线扯成长长-根,将她和我连在一起。

  “楚牧哥哥.这些酉,都是你的生活,你的一点一滴,我全部画下来了。”

  我滿脸错愕地看着房间里的画,惊讶在我心中无以复加,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充满了我金(身shēn):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喜欢你啊,楚牧哥哥。

  “小七你怎么会查成这样 ?“我竭力控制着内心不安的(情qíng)绪。挣扎着。

  原来自己这些年,-直活在她的监视之中。

  但是椅子上的锁铐,紧紧将我固定在椅子上,无法动弹。

  “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呀.你是我的病因呐,这样的话,我们都是病人了呢楚牧哥哥,你别想透哦~墨烟得不到你了.你是我的,她已经永远得不到你了。“洛小七将手攀到我的(胸xiōng)前.解开了上衣的第-粒纽扣。

  “你对她做了什么 ?快告诉我,后果让我来承担,我有精神病的证明,不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虽然这么做对不起墨烟.但是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必须替洛小七承担下来,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她背负了我太多东西了

  也是对墨烟的一种赎罪。

  '嘻她没有出现意外,只是在她家里多睡了几天而已.楚牧哥你还是这么宠我.这么好的小七我 .不可能让给她们响."

  “她们?”

  “是呀,楚牧哥哥。你的所有女友,都跟你分手了吧?“洛小七解开了我的第二枚纽扣,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她们被我一 个个找到,好好聊了一阵子呢"

  “她们那害怕的样.子真是让人回味

  “她们都不是真心的! ! !”

  “我才是最喜欢你的女孩!从你的那句我相信你开始!"

  “只有那个墨烟,不听劝告.死皮赖脸地跟在你(身shēn)边。我没有让她死于意外全看在她替我陪了你这么久的份上

  “但是从今往后,就不需要她了……

  洛小七淡淡地说着,就好像说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qíng)一一样。

  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本来就不善于与人交际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洛小七。

  这-切都来得太快了。快得让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小七.你放开我,让我去找墨

  我可以确定的是,小七生病

  病得很重

  只是我这墨字刚一出口,又被她给吻住了……

  同时,一枚细小的药丸被她用舌头强行喂进了嘴里,直到我咽下去了,她才松开。

  "再说她的名字,我就要吃醋了,楚牧哥哥~”

  “小七,你给我吃了什么?"

  我很想采用质问这种方式,但是(身shēn)上的力气并不(允yǔn)许。

  有气无力的声音显得软绵绵的,毫无说服力。

  “待会你就知道了~”

  随着她最后一个字节落下,我衣服的纽扣,被彻底解开了。

  而她,(身shēn)上的长裙也滑落到了地面上。

  完美无暇的(身shēn)体彻底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接着,她坐到了我的(身shēn)上,勾住我的脖子,将嘴唇凑到了我的耳边,

  “楚牧哥哥,你不知道每个晚上,我都会梦见你

  “这一刻我等好久了”

  “我(爱ài)你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相遇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楚牧哥哥,我们本该就是一体的,你注定会被我画地为囚直到尽头。”

  [END]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