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阴魂 > 第三十一章

凤舞文学

第三十一章

书名:阴魂 作者:野原乳之熊 更新时间:2020-03-08 16:00:39 类别:玄幻小说

  pkgg

  枫公主答应了她的朋友,把银枫送给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海安如是说。

  琼恩的心头警铃大作,这是一种经常被坑锻炼出来的直觉,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qíng)。自己想要银枫,自己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而枫公主恰好就留下这个遗言——就好像她预言到这一切,专门就等着琼恩来似的。这绝无可能,枫公主再厉害,也不可能预言到八千年后的事(qíng),就算是神也办不到,何况她一个被神诅咒而死的凡人。如果她有这种本事,知道琼恩这个害死她的凶手会来,那怎么不留下遗言,要精灵们见到琼恩就直接砍死为她报仇呢,干嘛还要把银枫给他。海安说是因为枫公主答应了朋友,她什么朋友面子这么大,能让她放弃仇恨,以德报怨?

  等等,这里有个破绽。

  “你说的‘这里’,是指灵壤,或者枫息之庭,还是说这座陵墓?”

  “陵墓。”

  “我听说,银枫一度失落,是在枫公主去世后才重新找到的,对吧?”琼恩问。

  海安点点头。

  “那枫公主是什么时候说,要把银枫送给第一个来此的人类的呢?”

  精灵八千多年前的文化习俗,琼恩完全不清楚,但猜想起来,枫公主总不可能还活蹦乱跳地时候,就跟海安交代后事,说要把银枫送给第一个来她的陵墓的人,这也太奇怪了。大概率是她临死之前,留下遗言——但那时候银枫已经遗失了啊,除非枫公主知道她死之后,银枫就一定会被找到,会被作为她的陪葬品,否则说这种话就完全不合逻辑。但还是那句话,如果枫公主有这种预言能力,能预见未来,怎么会把银枫给弄丢掉,落得这种下场。

  总而言之,完全不合理。

  难道是个陷阱?这些精灵们貌似傻白甜,实则深藏不露,早就认出了他的(shēn)份,现在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其实就是要把琼恩骗进陵墓,然后来个关门打狗?也不对啊,精灵如果真的认出琼恩,直接一拥而上就是了,难道是怕他跑掉?嗯,琼恩是“翔龙”,能够(cāo)纵空间,精灵们或许也知道这点,所以不敢在外面动手,要把他骗到陵墓里去,这个陵墓说不定根本就是假的,其实是个(jìn)锢法阵之类,一旦进去就无法逃脱——琼恩越想越觉得有理,不由得全(shēn)紧绷起来,悄悄退开半步,和旁边的伊芙拉开距离,防止她偷袭。

  不,不对。

  琼恩忽然想起,如果当真是个陷阱,伊芙就不应该带他来这里见海安,本来都已经约好了,明天下午要来这里,他是完全没有任何戒备的。伊芙带他来见海安,几句话一说,反而出现破绽,漏了马脚。这道理讲不通......难道说,伊芙并不知(qíng)?

  还是不对,伊芙或许不知(qíng),但月长老肯定是知(qíng)的,那月长老就不应该派她去找海安,导致节外生枝,安安稳稳等到明天不就行了。无论怎么看,伊芙这么做,对精灵一点好处都没有,唯一的作用就是提醒了琼恩。

  ......难道她就是故意要提醒自己?

  琼恩刚到灵壤的第一天,精灵们就认出了他的(shēn)份——不,或许更早,说不定是翡翠发现了他的(shēn)份,所以才把他骗到灵壤来......但琼恩之所以来灵壤,并不是因为翡翠,而是神姬给的信息,翡翠反而不怎么积极的样子,所以这陷阱也有神姬的一份?

  好,姑且假设神姬和精灵合谋,把琼恩骗到了灵壤,精灵们严阵以待,他们表面上又年轻,又单纯,又天真,其实一个个都是影帝,姿势水平不知道比琼恩高到哪里去了。蓝龙、土巨怪也都是他们找来的群众演员,配合演戏,让琼恩毫无戒心,一路往陷阱里走。正在此时,一只看多了人类小说的月精灵小姐——就是伊芙——对琼恩一见钟(qíng),暗恋上了他,伊芙有心要提醒他,却又限于自己的精灵(shēn)份,不能背叛同族,于是就故意带他来找海安,让他发现破绽......嗯,这样就基本说得通了。

  等下,还是不太对劲。

  蓝龙肯定和精灵们是一伙的,这毋庸置疑,动机也很简单,她要帮枫公主报仇嘛,但那么多土巨怪,就算是群众演员,也不是容易找的,而且地下真的挖了无数甬道,有新有旧,最早可以上溯到几十年前,不是一朝一夕临时布置的场景,这个就有点说不通了。而且海安又是怎么回事?精灵们的(yīn)谋,伊芙或许不知(qíng),但海安一定参与其中,那他就不应该跟琼恩说这些话啊。伊芙就算带琼恩来这里,只要海安不乱说话,或者索(xìng)不露面,琼恩满心想着要银枫解咒,肯定不会多想的。伊芙可以(ài)上琼恩,所以暗中相助,但海安总不可能也......打住打住,这个想法太变态,琼恩感觉自己都快要打冷颤了。

  海安是枫公主的侍卫,能自愿为她守陵几千年,显然是类似于渡鸦对诺娃那样的忠实(ài)慕者,绝不可能对琼恩有好感。但这样一来,琼恩的整个推理就说不通了,这是怎么回事?哪一环节出了错?

  世界是按照逻辑运转的,逻辑本(shēn)是肯定不会错的,如果推理的结果自相矛盾,那就应该是过程出了问题,或者一开始的前提就错了。琼恩沉住气,定下心往回想,正准备重新再梳理一遍,海安见他一直不说话,便礼貌地点了点头,“那我先告辞了,”幽灵说,“明天见。”

  “等一下,”琼恩连忙叫住他,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拼命找话题,看看能否获得更多的信息和线索,“那个......海安先生,你是枫公主的侍卫,是吗?”

  “是的。”

  “枫公主很漂亮吗?”

  海安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

  “不好意思,冒犯了,我的意思是说......对,我的意思是,枫公主一定有很多朋友吧,”琼恩总算初步厘清思绪,“你刚才说,她是因为答应了朋友,所以把银枫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一个人类,今天我们还抓到一只蓝龙,她也自称是枫公主的好朋友。”

  “流光?”海安说。

  “对,流光,她真的是枫公主的朋友?”伊芙惊讶地问,“我们还以为她在撒谎呢。”

  海安沉默了几秒钟,“这是个秘密,枫公主的确和流光小姐关系很好,但因为流光是五色邪龙,和我们精灵是宿敌,所以她们每次见面都是秘密的,瞒着女王陛下。每次公主偷偷溜出王都,和流光见面,都是我负责打掩护,所以我知道这件事。公主去世后,我还曾经去拜访过流光小姐,想告诉她这个消息,但她的龙(xué)里空空(dàng)(dàng)的,可能是出门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

  “她去东方帮枫公主报仇去了,”伊芙告诉海安,“结果被人类的一个公主用镜子封印,前段时间才脱困回来。”

  海安摇了摇头,但没说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那位让枫公主把银枫留给第一个来此的人类的朋友,并不是流光小姐?”

  “不是。”

  “那这位朋友是谁呢?为什么要让枫公主把银枫留给一个人类?”琼恩问,“枫公主的朋友,总不会是人类吧。”

  “她是人类。”

  “......她是谁?长什么样?”

  “我不知道她的真实相貌,因为公主把‘虚伪假面’送给了她,让她伪装成精灵,”海安说,“我也不知道她的真名,但公主称呼她是‘小雅’。”

  “......”

  琼恩感觉信息量已经爆炸了。

  本来是想多问海安几句,能找出点新的线索,搞清楚精灵们究竟有没有设陷阱,结果三言两语,不但证实了蓝龙流光的(shēn)份,连“小雅”都被牵扯出来,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啊。枫公主不是被琼恩害死的么?小雅不是琼恩的未婚妻么?她们俩又怎么混在一起了?按海安的说法,为了让小雅能伪装成精灵,枫公主居然把神器都送给了她。

  虚伪之假面,精灵族的上古神器,能够让佩戴者完美伪装成另外的样子,没有丝毫破绽。(yīn)影谷里,米斯兰达尔戴着它,伪装成迷雾大师,骗过了所有人,最后还是扎瑞尔才将她识破。而扎瑞尔能识破她,也不是因为伪装露了破绽,而是因为米斯兰达尔是借助格莱希娅的邪魔力量而存在于世,扎瑞尔和格莱希娅是闺蜜,两个魔姬在地狱里相处了千万年,彼此之间无比熟悉,扎瑞尔感应到格莱希娅的气息,才认出了米斯兰达尔的(shēn)份。后来扎瑞尔戴着它伪装成迷雾大师,连魔法女神都被她瞒过了,其价值可见一斑。枫公主肯把这种宝物送给小雅,这两人的关系显然非比寻常,绝不是普通的朋友。

  咦,既然虚伪假面送给了小雅,怎么后面又落到米斯兰达尔手里了?总不至于她们俩也有关系吧。

  当然,小雅也可能是重名,可能其实是另外一个人类妹子,未必就是琼恩所知道的那位......未必个鬼!能够有资格参与到“琼恩和枫公主”这个剧(qíng)里的“小雅”,怎么想也不可能还有第二个,还是不要自欺欺人了。

  那小雅为什么要枫公主把银枫留给“来到这里的第一个人类”?难道说她预见到几千年后,琼恩要来此地?这么说,能预知未来的,并不是枫公主,而是小雅?

  琼恩陡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推理错在哪里了,枫公主留下银枫,应该并非本意,而是小雅的要求。枫公主显然没有预知能力,她在整个过程中,有可能是一个完全被动的角色,真正在幕后推动一切的,其实是小雅。

  这就合理多了。

  所有人的口中,所有的信息里,小雅都是一个极聪明,极危险,算无遗策,连扎瑞尔都甘拜下风的妹子,她能做出什么琼恩都不奇怪。说枫公主能预知未来,琼恩坚决不信,但如果说小雅的话......虽说还是半信半疑,但至少可能(xìng)高多了。通俗地说,就是从“打死也不信”,变成了“不用打死就相信”的程度。

  伊玛斯卡的奇械师,尤其是皇室中的凤凰一系,擅长(cāo)纵“时间”。小雅究竟是皇室还是学者,又或者是皇室两系中的哪一派,这些扎瑞尔没说过,但可以推测得知。已知小雅大概率是珊嘉的前世,既然珊嘉是凤凰,那小雅应该也是凤凰,从欧贝伦的图书馆里那本《帝国衰亡史》的记载来看,小雅有可能一直活了几千年,直到伊玛斯卡陨灭,这也完全符合皇室的特征,皇室奇械师是能够轮回转世的,而且伊玛斯卡帝国后期,皇室全都是凤凰,翔龙在内战中战败,早就带着三件秘器前往东方大陆了。

  综上可知,小雅大概率是一位“凤凰”,而且还是凤凰中的佼佼者,虽然扎瑞尔只称赞她的智谋,并没提过她的战斗力如何,但想也知道很强,否则真当扎瑞尔是什么温柔淑女,被坑了不会动手么。圣渊城那只虫魔,见到珊嘉就仓皇逃窜,难道是怕她讲道理么。如此强者,就算说她其实是一位神明,琼恩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那么,之前的推理全部作废,从头再来。

  如果这是精灵的陷阱,海安就不应该告诉琼恩这么多信息,他是幽灵又不是机器人,不可能被设定“对琼恩有问必答”的程序,而且有些问题他也确实没有回答。反过来,既然海安说了这么多,那就证明这不是精灵的陷阱,琼恩之前的那些猜测,完完全全是疑神疑鬼,杯弓蛇影。

  这让他长长舒了口气,世界果然还是美好的,天空还是蔚蓝的,空气还是清新的,阳光还是灿烂的,精灵们还是傻白甜的,蓝龙也是呆萌的,大家都很真诚,很淳朴,这就好。否则的话,(shēn)边全是影帝影后,每个人仿佛都戴着虚伪假面,每个人的话都不可信,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欺骗自己,这感觉......太糟糕了。

  既然和枫公主,和精灵无关,那这一切就应该是小雅的安排,她的目的是什么?

  琼恩和小雅没有打过任何交道(如果不考虑珊嘉的话),所以他很难分析对方想干嘛,资讯严重不足。但单纯从立场上说,小雅应该不会坑他,虽然扎瑞尔对小雅怨气很重,耿耿于怀,但也从来没说过小雅是琼恩的敌人。已知的信息是:小雅是琼恩的未婚妻,是凯瑟琳的闺蜜,大概率是珊嘉的前世——听起来很安全。

  所以,可以认为事(qíng)其实很单纯,根本没有琼恩想象得那么复杂,单纯就是小雅预见到未来,知道琼恩会被诅咒,会来精灵王都找银枫,所以特地让枫公主把银枫留给琼恩。

  唔,这里有个小细节要修正,枫公主生前,银枫已经遗失了,所以应该是小雅预知银枫肯定会找到,所以让枫公主告诉海安,等银枫找回来了,就陪她下葬,等琼恩来了再给他——这样应该就对了。

  等等,小雅预知银枫会找到?那她怎么不帮枫公主早点把银枫找回来?

  再往深想一层,银枫是真的不小心遗失了,还是......被人盗窃了?这东西对于枫公主来说,乃是货真价实的护(shēn)符,比贾宝玉的玉还珍贵,必然是随时携带,永不离(shēn)的,怎么会遗失?枫公主乃是精灵皇女,(shēn)边肯定不缺侍女、卫士,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搞丢了?这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啊。

  现在的灵壤,只有几百只傻白甜的精灵,但八千年前,这里可是精灵王国莫岚的王都,那时候人类还很弱,耐瑟瑞尔都没诞生,乃是精灵的鼎盛期。谁有这个本事,跑到精灵王都把公主的保命护符给偷了?精灵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做,那就是异族,比如卓尔,比如人类,但如果是异族的话,在一群精灵里必然会被重点关注,还怎么偷东西,除非她有什么伪装的神器,比如“虚伪假面”之类......

  不至于吧。

  按照琼恩这样推理,小雅有重大嫌疑,难道是她偷拿了银枫,导致枫公主去世?她不是和枫公主是好朋友么,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小雅偷了银枫,导致枫公主落入蛛后的黑暗诅咒,遭遇琼恩,还怀上了(shēn)孕,最终自杀(shēn)亡。在临终前,小雅又跑来找她,要她同意把银枫留给未来的琼恩——这剧(qíng)怎么听着总觉得有些诡异。

  不行,不能这么继续猜测下去,信息太少,资料匮乏,很多细节需要脑补,很容易出错,得出结论也毫无意义。

  琼恩暂且放下这纷扰的思绪,与海安告别,然后和伊芙一起往回走。

  海安让伊芙请琼恩过来,似乎只是为了确认一下他的人类(shēn)份,别无他意,如果不是琼恩一直追着发问,他见过面就准备走了。伊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也没什么重要事(qíng),却让琼恩白跑了一趟,实在是很不礼貌。

  “对不起啊,”她道歉,“他让我请你过来,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qíng),谁知道只是见一面。”

  “没关系,正好出来走走,活动一下,”琼恩说,“而且也听到了很有趣的故事啊。”

  “嗯,海安今天说的事(qíng),我之前都不知道,”伊芙说,“枫公主的故事,我们都是从小就听过的,但从来没听说她还有蓝龙朋友和人类朋友。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枫公主的?难道人类之中也一直流传着她的故事?”

  这倒没有,人类中谁还记得几千年前的一个精灵公主啊,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如果伊玛斯卡帝国没有陨灭,说不定记录还能流传下来,现在肯定是不可能了。琼恩又不方便说自己是从一个魔姬那里得到的信息,只能含糊应了一声。

  “你们人类就是这点好,勤于编撰史书,过去的事(qíng)都一清二楚,”伊芙羡慕地说,“我们精灵不著史书,资料虽然都有保存,但要了解起来太费劲了。”

  “有利有弊,”琼恩说,“史书所载也未必属实,不如原始资料靠谱,主要就是一个简便快捷。我们人类寿命短促,不如此就没办法传承,你们不需要。”

  人类寿命至多百年,而且扣除童稚、衰老的时间,真正能用来做事的,也就三四十年,对知识的吸收自然要快,要速成,哪有功夫慢慢耗。精灵就不一样了,就比如伊芙,她是月精灵,寿命最高可达七百岁,就智力、体格而言,发育速度是和人类差不太多的,二十岁大脑完全发育成熟,三十岁(shēn)体完全发育成熟,但要一百岁才算“成年”,被(yǔn)许离开父母,独自居住,或者外出旅行,探险。在此之前的时间,就是用于学习,学习各种知识、技能、经验。而且他们还有学校,有系统的教育,自然无需像人类一样,争分夺秒,只争朝夕。

  “可是我觉得还是你们人类比较好,”伊芙说,“积极进取,目标明确,每天都充满干劲。”

  “因为我们活得短啊。”

  “我觉得不是这个道理,”伊芙认认真真地说,“虽说我们寿命长,但也终有止尽,相比起时光长河,依旧不过一瞬。你看,枫公主距今都八千多年了,十个月精灵连起来也活不到这么久。我觉得呢,无论寿命长短,只要不是无限,就都应该努力渡过每一天,让每一天都充满意义,因为每过一天,都离永眠接近了一步。”

  “你们不是不畏惧死亡吗?”

  “我不畏惧死亡,只是不想荒废光(yīn)。”

  “......你这想法,不太像精灵啊。”

  “是啊,他们也都这么说,说我看人类的小说看得太着迷了,被人类所影响。”

  “那你应该去做哨兵啊,至少可以出去透透气。”

  “我也想啊,这不是没赶上么。”伊芙无奈。

  每一任哨兵,都是从一百岁到两百岁的精灵里去挑选,一方面已经成年,另一方面年富力强,毕竟这工作一做就是一百多年呢,如果挑个四五百岁的精灵去做哨兵,到时候在外面老死了怎么办,精灵的寿命上限是七百岁((rì)精灵除外),不代表真的就能活到七百岁,而且他们也是会衰老的。上一任哨兵是蔚蓝女巫,原名翠丝琳,是伊芙的姐姐,那时候伊芙才刚刚出生呢。这次本来倒是有机会的,但又让给了翡翠。

  “你和翡翠关系很好嘛。”

  “是啊,她是我的好朋友。”

  翡翠是现任哨兵,按照规矩,伊芙也不能向琼恩透露太多有关她的信息,只说两家关系很好,伊芙在精灵中也属于学霸类型,成年后就留校任教,是学校里最年轻的教师,翡翠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比她小一点,伊芙一直也把她当妹妹看。这次挑选哨兵,原本已经基本确定就是伊芙,但翡翠也想去,私下来求她,伊芙一心软,就把名额让给她了。

  “你真是个好人。”琼恩夸奖。

  伊芙不高兴了,“你干嘛突然骂我啊。”

  “......我没有骂你啊?”

  “刚才那句话,不就是你们人类用来骂人的吗?我看很多小说里,主角都用这句话来羞辱对方。”

  “没有啊,你搞错了,它没有骂人的意思,顶多是拒绝异(xìng)追求的时候用——不不,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人类的语言真是不准确,充满歧义,容易引起误解。“总之我的意思就是在夸奖你心地善良,”琼恩说,“是个好姑娘。”

  “没有啦,其实我当时一冲动答应了她,后来就后悔得要死,”伊芙不好意思地说,“我经常想,如果当时拒绝她,现在就是我在外面,去见识那些故事里的神奇绚丽、丰富多彩了。”

  我觉得你可能想得太美好了,小说终究是小说,和现实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吧。你看看琼恩的人生经历,多么枯燥乏味......不对,好像是(tǐng)丰富多彩的。

  “对吧,你看你才多大,就算按照人类的标准,应该也只是少年吧,但已经去过那么多有趣的地方,见识过那么多有趣的事(qíng),连幽暗地域你都去过,还和堕落者打过交道,真是太了不起了,”伊芙的语气已经羡慕到嫉妒,“你还有那么多可(ài)的女朋友,红龙少女啊,圣武士啊,圣武士的母亲啊——”

  “等等,”琼恩打断,“你怎么知道的?”

  “翡翠说的啊,我今天早上特地去找过她,把你的底细都仔仔细细地问了一遍。”

  这些事(qíng)她也汇报?这是我的个人**吧,你们精灵了解这些有什么用。

  “她作为哨兵,有义务汇报她在外面的一切见闻,至于有没有用,那是由我来判断的,”伊芙理直气壮地说,“你这种可疑人物,当然要重点了解,巨细无遗,不放过任何细节。”

  ......我觉得你根本就是在假公济私。

  “其实我一直想说,你们这个封印,很没道理啊,”琼恩说,“不(yǔn)许人类进来,这个我能理解,虽然我觉得一般也没人会跑到大森林里来,但你们也不能出去,这就很奇怪了。你们不出去,就靠一个哨兵,怎么能充分了解外面的(qíng)况呢?”

  “这是有缘故的,但我不方便跟你说。”

  “那好吧。”

  “对不起啊,”伊芙说,一抬头,“我家就是前面那幢房子,”她邀请,“天气太(rè),进来喝杯水,休息会吧。”

  “好啊。”

  琼恩也无所谓,本来就约了晚上,现在提前几个小时也好,说不定“验证”得快点,还来得及回去陪维若拉呢......不对,刚才出门太匆忙,忘了让维若拉帮忙解咒了,还是得回去求她。

  算了,先休息会吧,天气确实(tǐng)(rè)的。

  七月的中旬,下午两点来钟,正是最(rè)的时候,虽然灵壤里遍地树荫,但一路走来,还是有些出汗。进入伊芙家,精灵给他端来一杯冰水,咕隆咕隆喝下去,顿觉全(shēn)冰爽。

  “有点乱,平常没客人,不好意思。”

  “没有啊,(tǐng)整洁的。”

  灵壤里的这些精灵们生活都比较简朴,伊芙虽然是学校教官兼长老秘书,地位应该也算高了,但她的家和其他精灵也没什么区别,普普通通的小木屋,普普通通的家具,收拾得倒是很干净,看得出来也没有别人同住。不同精灵亚种,成年的标准不同,月精灵是一百岁,当然这并不是指生理发育,而是指社会意义上的成年,成年后的精灵,就会和父母分开,独自居住,直到结婚成家,显然伊芙还是单(shēn)。

  一只大龄单(shēn)女精灵。

  琼恩之前说,伊芙一百九十四岁,相当于人类十九岁,这是在哄她开心。不同种族很难比较,但粗略估算的话,伊芙大概相当于二十五六岁的人类,这在绝大多数人类地区,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精灵也没有什么晚婚晚育的国策或者传统,一百岁成年,通常在一百五十岁之前就会结婚,像伊芙这样快两百岁还没结婚的,确实比较少见。

  “哦,我平常忙于工作,专注教学,所以个人问题就不知不觉耽搁了。”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伊芙的容貌无需多言,精灵就没有不漂亮的,就像星巴克的咖啡,没有小杯,只有中杯大杯超大杯,琼恩不太懂精灵的审美观,反正按照他看来,伊芙虽然算不上超大杯,但肯定是大杯——当然这并不是指(xiōng)部。除了卓尔这种怪胎之外,其他五大精灵亚种,**都属于极罕见的特例,很可惜,伊芙并不是特例,但也过得去,至少比艾弥薇强,目测大一圈呢。

  像她这样既漂亮,地位又高,工作又好的精灵妹子,追求者应该不少吧?怎么会剩下来呢。

  “因为遇到没有合适的啊。”伊芙表示。

  那什么样算合适呢?

  “就是像小说里说的那样啊,突如其来的邂逅,素昧平生的偶遇,一见钟(qíng),怦然心动,(ài)意潜生,随着双方的接触增加,发现更多的优点,闪光,契合之处,最终结为灵魂伴侣——这才是真正的(ài)(qíng)嘛,我就是想找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

  ......难怪你单(shēn)。

  灵壤里的精灵根本就不出去,大家从出生就生活在一起,从小一起玩到大,认识了一百多年,彼此都熟得不能再熟,谁来跟你一见钟(qíng)啊。你看小说也应该有选择(xìng),应该多看青梅竹马战胜天降系的那种,否则不利于塑造正确的人生观。

  “什么叫青梅竹马战胜天降系?”精灵虚心请教。

  “这是专业术语,青梅竹马,就是指童年玩伴升级成恋人的,比如我姐姐珊嘉,天降系,就是你长大后,突然出现在你生活里的,比如艾弥薇......不对,我这个例子举错了,换一个,天降系的,比如塔拉夏。按照正确的逻辑,青梅竹马应该打败天降系,所以珊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就会比塔拉夏高,懂了吗?”

  “懂了,”伊芙点头,“你刚才说的艾弥薇,就是圣武士吧,母亲刚复活的那位?”

  ......你能别总提她母亲么,搞得我很尴尬。

  “为什么,你们人类不是以能够同时成为一对母女的(qíng)人为荣么?这应该是很值得炫耀的事(qíng)吧。”

  ......你平常都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啊!

  “总之别跟我提这个!”

  “好好,”伊芙很乖地没有继续追问,“那为什么你说拿她举例子是错的?”

  “因为那是一个超级天降系,不能以常理论之,珊嘉暂时还没打败她。”

  “超级天降系?是指她们母女同时天降,战斗力有额外加成?”

  “......”

  琼恩决定暂时闭嘴,不跟这只精灵继续说下去。他转过头,打量着伊芙的闺房,倒是(tǐng)有少女风,到处都是粉粉的,就是有一整面墙的巨大书架,堆满了书,看起来有点不太协调。琼恩走到书架前,发现上面没有任何专业书籍,全是小说,而且还都是人类写的,因为全是中土的通用语。琼恩随手抽出一本,书名是《归还明珠的公主》,再抽出一本,书名是《精灵岂是池中物》,再抽出一本,书名是《推倒姐姐》。

  ......你这看的都是什么啊。

  “这些书都是从哪来的?”琼恩很好奇。

  “不是说了吗,都是以前的哨兵带回来的啊。”

  “我知道,我是问,她们是从哪弄来的,这些小说应该都是在中土出版的吧,难道这么受欢迎,连东域都有流传?”

  “哦,听说是从一个叫暗夜面具的组织里买来的。”

  “......”

  琼恩仔细问了半天,终于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从第一任哨兵“白银女巫”开始,就有一个任务,即是尽可能搜集人类世界新出版的书籍,定期送回灵壤,供精灵们分析参考。问题是东域的文化教育非常不发达,老百姓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文盲,很多城市里连个图书馆都没有,也没有出版社这种东西,哨兵想找书籍都找不到。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白银女巫认识了一个人,自称是“暗夜面具”的成员,表示非常愿意支持东域的文化事业,以很低的价格(或者说精灵们认为很低的价格)卖给白银女巫一大堆书。白银女巫把这些书带回灵壤后,受到大家的一致夸奖,纷纷表示这些书太好看了,对精灵了解中土大陆的人类社会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唯一有点异议的是月长老,他表示这些书里的描写和他之前在人类城市的见闻不太相符,但这个意见很快被忽略,因为月长老只去过昂瑟斯,连恩瑟都没出过,怎么知道广阔的中土大陆是什么样子呢。

  “等一下,你们收集书籍,目的是为了了解东域人类的(qíng)况吧,”琼恩提出疑问,“这些书都是中土出版的,都是以中土大陆作为故事背景,和你们的预期目的不符啊。”

  “可是很好看啊。”

  “......”

  从白银女巫开始,截止到蔚蓝女巫的前任为止,暗夜面具长期、稳定、低价地向精灵们出售了超过两千本书,内容基本都和琼恩之前看到的差不多。灵壤里的精灵们看得都很开心,唯一不爽的是其中有一些是连载,没有完结,作者写着写着就消失了,过了十年八年忽然又出现,比如那本《推倒姐姐》就是如此,幸好精灵们都寿命长,有耐心,只要作者没死,他们就等得起。这其中伊芙又是超级读者,她以权谋私,把自己最喜欢的书挑出来,放在自己家里,每天晚上看一段,否则都睡不着。

  你天天看这些书才没办法睡着好吧,而且你们精灵不是不用睡眠么,冥想就可以了。

  “伊芙,你们知道暗夜面具是什么组织吗?”

  伊芙摇头。

  “暗夜面具是中土的一个邪恶组织,”琼恩告诉精灵,“里面的高级成员全都是吸血鬼,他们还有个出版社,叫什么夜之子出版社,看,就是这个,”他拿起一本书,翻到最后一页,指给精灵看,“你们这些书全都是他们出版的。”

  “你们中土的文化教育这么发达,连吸血鬼都开出版社?”

  “......问题的重点不在于这里好吧。”

  暗夜面具的那帮吸血鬼,以夜之子出版社的名义,出版各种乱七八糟的小说,显然不可能是为了推动文化教育事业,增加老百姓的知识水平——可能客观上起到了这个作用,但本意肯定不是这个。琼恩还记得之前在幽暗地域的时候,那只妹控吸血鬼德古拉,就经常随(shēn)携带一本书,名字很长,叫《黑暗圣经: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吸血鬼》,里面内容通篇胡说八道,比如说定期被吸血鬼吸血,有利于促进血液循环,加强新陈代谢,活血化淤,美容养颜,还能预防中风、心脏病、高血压等等各种疾病——这本书就是夜之子出版社出的。

  “这些书没事的时候看看,作为消遣可以,但千万不能当真,更不能作为研究资料,”琼恩苦口婆心地教育精灵,“你们明显就是被坑了。话说白银女巫认识的那个暗夜面具的家伙叫什么?”

  “我想想,好像叫卡布切诺-霍文。”

  “......原来是这家伙。”

  “你认识?”

  “认识,”琼恩说,“打过两次交道,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

  听伊芙说暗夜面具的时候,琼恩就猜会不会是霍文,他就认识这么一个暗夜面具的家伙,而且正好是东域的,至少曾经在东域活动过。凯瑟琳说过,她是在彻森塔遇到霍文的,从此就多了个跟班。这帮吸血鬼书商真是不良,精灵要人类社会的研究资料,他们居然卖过来一堆小说,这不是存心坑人么,搞得这帮精灵们智商都下降了。

  “总之这些书以后别看了。”琼恩叮嘱。

  伊芙不(qíng)不愿地答应了,看她的神(qíng),明显没有往心里去,想想也是,一个大龄宅女,又不能出门,又没有美剧看,又不能刷微博,不看小说看什么。琼恩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了。

  好吧,休息也休息过了,琼恩准备先告辞,等晚上再来,然而伊芙叫住了他。

  “留下来共进晚餐吧,”她说,“我下厨,我的手艺还不错的。”

  “呃,我很荣幸能被邀请,只是......”

  “我知道,你需要塔拉夏小姐帮你解咒嘛,”伊芙说,“所以我也邀请了她。”

  “......”

  “还有翡翠,”伊芙补充,“她一会应该就到了。”

  ......你这是什么(cāo)作啊?

  琼恩完全懵了,这种时候,不应该是两人约会吗,把她们叫过来做什么?好吧,叫维若拉来还有道理,因为需要她帮忙解咒,做测试必须。那叫翡翠过来是什么意思?四人约会吗,四人约会应该是两男两女才对吧,难道维若拉什么时候和翡翠勾搭上了?

  因为专(qíng)诅咒的影响,维若拉以前经常和琼恩抢凛,如今凛跟着艾弥薇跑路了,如果说她转移目标到翡翠(shēn)上,琼恩倒也不觉得奇怪,这两人关系一向不错。维若拉很想学习东域的覡术,而翡翠恰好会一些,所以走得比较近。但什么时候,她们俩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虽说琼恩无权干涉,但也该报备一声吧,说都不说一句,这简直是在藐视他的权威啊。

  “不都是这样吗?”伊芙奇怪地问,“女(xìng)的第一次,应该由她的姐妹或者好友在旁边陪同安慰,免得过分紧张——不是这样吗?”

  “你们精灵有这种风俗?”

  “没有啊,这不是你们人类的习俗吗?”

  我们人类哪有这种奇怪习俗......“你这又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书上没说啊,这是翡翠早上跟我说的,她说这是她了解到的人类的规矩。我想既然你们有这种规矩,我理当遵守,但我又没有姐妹,只能请她帮忙了。”

  翡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