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大国相 > 第2173章 一直没变

笔趣阁789

第2173章 一直没变

书名:大国相 作者:余人 更新时间:2021-08-09 21:50:57 类别:历史小说

  到了这个时候,内阁早前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传了出来。

  徐阶遭到自己亲弟弟的弹劾,不论这三项指控会对徐阶能够造成多大的伤害,单是弹劾的人是徐陟便已经足够令徐阶无地自容了。

  在这个默许“亲亲相匿”的时代,作为亲弟弟的徐陟竟然站出来控诉徐阶三大罪状,徐阶这位贤相的声名必定受损。

  哪怕徐陟没有提供任何的真凭实据,但很多人亦会选择相信,进而很多人在背后议论或正面攻击于徐阶。

  却不论这个话题嫌弃到当朝首辅徐阶,还是因为此次是弟弟弹劾哥哥,已然都有着极强的传播力和热度。

  随着文渊阁的几名阁吏有机会走出来,事情亦是迅速地传播到外面,自然亦是第一时间传到了六科廊。

  那位刚刚进来的给事中仿佛还没有从这则极度震惊的消息回过神来般,直到有人跟他打了招呼,这才面对在场的给事中苦涩地说道:“刚刚文渊阁那边传来消息:南京刑部右侍郎徐陟上疏弹劾元辅大人三宗罪,皇上勒令元辅大人上疏自陈!”

  现如今的内阁等同于“相府”的存在,那里的一举一动都能直接影响整个朝局,故而历来是大家最为关注的地方。

  从徐阶遭到自己亲弟弟弹劾,再到皇上勒令徐阶上疏自陈,这无疑证明徐阶已然是惹上了不小的麻烦。

  “皇上勒令元辅大人上疏自陈,那元辅大人可是回了家?”吏科右给事中戴凤翔想是想到了什么般,显得急切地询问道。

  吴时来等人亦是明白戴凤翔的用意,不由得纷纷望向这个刚刚归来的给事中。

  这个给事中先是茫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十分佩服地朝着徐府拱手道:“元辅大人可谓是高风亮节,更不像外界所言那般贪图权势。虽然遭到徐侍郎的弹劾,但得到圣意之时,元辅大人当即将手中的事务交给李阁老,便是直接离开了文渊阁!”

  高风亮节?不图权势?

  众给事中听到这两个词,却是似笑非笑地交换了一个眼色。

  如果不是徐阶太过于爱惜自己的声名,对贤相这个角色饰演得过分投入,又怎么能给林晧然钻了一个大空子。

  很显然,在徐阶离开文渊阁后,林晧然则是山中无老虎猴子自称王,直接主导了刚刚那一个内阁决议。

  “如此说来,此次内阁决议其实跟元辅大人全然没有关系了!”吏科右给事中戴凤翔扫过在场的人,显得苦涩地做出一个结论道。

  刚刚大家一直不明白徐阶为何没有庇护王治,只是结合着徐阶遭到弹劾便直接离开文渊阁,所谓的内阁决议自然是林晧然所主导的决议。

  “应该是如此了,此次内阁决议的牵头人应该是林阁老,王治是被林阁老清算了!”吴时来犹豫了一下,显是直接抛出自己的看法道。

  众给事中默默地点头,同意了这个判断。

  只是如此一来,王治介入这一场内阁两位大佬的政治斗争,不仅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好处,反而成为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由于自身的手脚不干净上,加上徐阶正好遭上了麻烦而暂时离开文渊阁,却是被林晧然很果断地痛下杀手。

  王治一旦被刑部那边坐实罪名,纵使徐阶再想要搭救这位门生,那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

  众给事中刚刚还极度羡慕王治封驳的政治投机之举,特别是羡慕他在今天早朝上封驳刁民册的风光,只是如今却发现王治简直是愚不可及。

  既然不爱惜自己的羽毛,结果还敢去对抗智谋无双的林阁老,进而在这场政治斗争中白白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戴凤翔看到了事态的全貌,不由得感慨地道:“此次还真是够巧的了!徐陟恰好在这个时候上疏弹劾自己亲哥,皇上还勒令元辅大人上疏自陈,偏偏元辅大人选择归家避让!”

  大家亦是已经理清整个事件的脉络,事情起于徐陟上疏弹劾,而徐阶主动离开文渊阁又成错误行径,进而被林晧然趁机“打击”王治。

  “说到底,此事还得归咎于王治不能洁身自好,而林阁老的运气比徐阁老要胜上一筹!”一个喜欢算命的给事中却是发出不一样的观点,而后又是轻轻地摇头道:“只是我亦是想不到,此次朝局变化如此之快,令人当真是目不暇接啊!”

  大家听到后面的话,亦是苦笑地摇了摇头。

  在林晧然成功推动刁民册试行之时,大家都是一致看好林晧然将成为新的文官集团领袖。只是经过早朝王治的封驳风波后,他们看到了徐阶隐忍后的爆发力,却是纷纷又准备抱徐阶的大腿。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才是上午时分,事态再度出现了惊天大逆转。

  由于徐陟上疏弹劾徐阶,皇上竟然勒令徐阶上疏自陈,令徐阶身陷于麻烦之中。林晧然却是钻了徐阶离开文渊阁的空子,没等徐党那边做出任何反应,一举将王治给直接拿下。

  现在徐阶需要上疏自陈,而阻止刁民册推行的王治因受贿而进了刑部大牢,胜利的天平已然倾向了林晧然。

  正是如此,在短短的小半天功夫,朝局已然发生了两次大转变,而今的新形势又悄然地指向林晧然。

  “此次不是朝局变化快,而是朝局一直都没有转变,一切都在林阁老的掌握之中!”一个年老的给事中已然是看破世事般,却是进行感慨地道。

  众给事中纷纷投去关注的目光,有人亦是虚心地请教道:“我们接下来当如何是好?”

  “自然是静观其变!哪怕没有徐陟的事情,王治恐怕亦是难逃此劫,所以若是要趟浑水可要三思而后行了!”年老的给事中留下这句话,宛如得道高人般施施然离开。

  众给事中默默地交换了眼色,虽然这人有抬高林晧然之嫌,但想着林晧然的雷厉风行,想着林晧然早已经掌握王治的罪证,却是知道这确实是一句良言。

  自从年初以来,虽然经过了高拱倒台风波和王治封驳风波,但这个朝局似乎一直都还是被林晧然所掌控。

  槐树胡同,徐府后花园,这里的植被几乎已经枯萎,只剩下假山处那棵松树仍旧青翠。

  徐璠自从被勒令在家反省后,而今白天的徐宅总能听到他训斥下人的声音。只是稍不如意,他当即恶言相向,甚至还要对犯事的下人执行家法。

  往来的家奴和侍女都十分畏惧这位大公子,每每端茶送水都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而管家领着一个卖唱女和伴奏人来到这里。

  由于已经断送谋得权力的可能性,让徐璠这段时间在家里很是烦躁,甚至对那方面都突然失去了兴趣,倒是喜欢在后花园的凉亭中听听唱曲。

  徐璠正是舒服地躺在睡椅听曲,正是沉醉其中之时,突然发现面前的卖唱女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听着后面故意有脚步声,却是眼睛都没有睁开便怒声道:“没瞧见小爷在听曲吗?给老子滚出去!”

  此话一出,彰显着首辅大公子的威势。只是他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已然走上了凉亭,心里不由得勃然大怒,便是睁开眼睛直接坐了起来。

  自从妻子季天氏过世后,他在这个家根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便是对着不识抬举的来人要破口大骂。

  结果他看清来人之时,显得目瞪口呆地道:“爹,你……你怎么回来了?”

  徐阶打量一眼那位卖唱女的好身段,这才扭头望向徐璠没好气地反问道:“我为何就不能回来了?”

  “爹,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应该在内阁办公的吗?”徐璠对着卖唱女等人挥了挥手,而后一脸讨好地解释道。

  徐阶还在为弟弟徐陟弹劾他的事情揪心,亦是不打算追究徐璠在家如此散漫,却是淡淡地说道:“我要喝雨前龙井,用我最喜欢的那套茶具!”

  “好,孩子这便去安排!”徐璠亦是不敢询问,便即刻前去张罗此事。

  时间已经来到巳时,只是今天没有阳光,却是一个蔚蓝的天空,高高的深蓝色天空呈现着秋高气爽。

  徐阶每当遇到烦心事,总是要喝上好茶水来调整自己的心情。

  徐璠的子女众多,妾室亦不算少,有一位极善于茶艺的张氏被徐璠特意叫过来专门替自己父亲泡茶。

  经过张氏那双素手一番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后,雨前龙井的茶香在这个湖边小亭中弥漫开来,青绿色的茶水徐徐倒入那精致的茶杯中。

  徐阶端起茶杯轻呷一小口,整个人宛如喝到人间仙酿般,深身顿时变得舒畅无比,刚刚的烦恼亦是冲散了不少。

  “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徐璠亲自给徐阶倒茶,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徐阶微微端起茶杯,却是认真地询问道:“徐璠,你怎么看你四叔?”

  “四叔?”徐璠先是一愣,而后便是灵机一动地恭维道:“四叔是嘉靖二十六年的二甲进士,而今又位居南京的刑部右侍郎,自然是咱们徐家的骄傲!只是跟爹爹您相比,四叔自然是差得极远!”

  徐阶喝了口茶水,没好气地瞪了儿子一眼,却是心情好转地道:“你四叔这些年一直呆在南京,你觉得是你爹故意打压于他吗?”

  “爹,是谁敢说这种屁话?”徐璠却是深知自己的权势来自于父亲,当即便是同仇敌忾般地追问道。

  徐阶将杯中的茶水喝干净,却是淡淡地对着徐璠道:“你不用管这话是谁说的,我在问你问题,你照实回答便是!”

  正在泡茶的张氏忍不住望了自己相公一眼,心道:不会连公公这点心思都猜不到吧?

  “爹,如果不是你老人家一直照拂于他,四叔的仕途哪可能如此顺畅?虽然你确实没将四叔留在京城,但这京城都是像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精……和小妖精,你这分明是保护他!”徐璠已经坚定地站在自己老爹这头,当即便是搜肠刮肚道。

  徐阶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心里已然是更加的泰然自若。

  虽然他心底其实并不希望自己那位庶出的弟弟徐陟有出头之日,亦是一直有意将徐陟按在南京养老,但却不希望有人指责他是为了自己的贤名而故意打压亲弟弟徐陟。

  正是如此,现在听到这个蠢儿子亦是认为自己在“照拂”弟弟徐陟,让他悬起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说一千、道一万,他都是一个为了保护自己亲弟弟的好哥哥,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打压自己亲弟弟。

  “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何突然回家了呢?”徐璠看着自己老爹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当即忍不住小心地询问道。

  张氏正在给徐阶的茶杯添了茶水,闻言亦是好奇地望了一眼徐阶。

  徐阶犹豫了一下,这才苦涩地说道:“就在今天内阁会议之时,司礼监送来了最新的奏疏,其中有一份是你四叔上疏弹劾我为贤名为打压于他!”

  “这……爹,四叔他弹劾你,他是疯了吗?”徐璠的眼睛当即瞪起,显得难以置信地惊讶道。

  徐阶很满意自己儿子的反应,却是端起了茶杯,由于一直都经营着自己好人形象,便是故意为徐陟开脱道:“此事亦不能全怪你四叔!他在南京难免消息闭塞,以为吏部已经落到张居正头上,以为吏部给他的差等考评是我的授意,这才愤而上疏弹劾于我!”

  这……

  徐璠听到这个解释,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突然理解自己四叔的做法。

  他早前谋工部右侍郎而不得,心里便痛恨起自己老爹过于爱惜自己的名声,却是连自己这个儿子都不帮一把。

  反观那位二甲进士出身的四叔,那可是堂堂正正的进士官,完全可以官拜六部尚书而光耀门楣的存在。

  结果他一直只能呆在南京养老,心里如何不感到一种憋屈呢?如果是其他人没有后台亦就罢了,但偏偏自己的亲哥哥是当朝的首辅,前程本该青云直上才是。

  亦是难怪四叔得到差等考评会感到生气,虽然事情的起因是一个误会,但这事的罪魁祸首恐怕还是老爹自己。

  徐璠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话到嘴里却是变成了:“爹,哪怕真是这般,四叔亦不怪上疏弹劾爹爹你,他当真不念爹爹你这么多年关照他的恩情了吗?”

  “不许你这么说你四叔,哪怕他对不住你爹,你亦要对他保持尊重!”徐阶发现自己大儿子真的懂事不少,却是故意责备地道。

  徐璠却是知道真正生死的老爹不会跟自己费这么多口舌,便是心如明镜般地道:“孩儿听爹爹便是!”

  正是这时,外面传来了动静,却见徐琨和徐瑛一起赶了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bqg789。笔趣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qg789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