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858章 单纯的千叶

第858章 单纯的千叶

书名:重生柯南当侦探 作者:猫色 更新时间:2020-03-17 00:06:50 类别:游戏小说

  “哗哗!”

  晚上的东京还在不停下雨,而且越下越大。

  和高成不同,毛利小五郎虽然也穿上了正装,却是带着小兰跟柯南参加高中时代损友的结婚前夜派对,也就是俗称的单身派对,实际参加的大都是大叔的高中同学,唯一让小兰比较遗憾的,就是妃英理因为工作没有时间参加。

  “不过话说回来,”大叔还对前几天没能和冲野洋子一起客串耿耿于怀,喝了一口酒,望向外面的雨夜道,“城户那家伙今天好像也出门了对吧?”

  “是啊,”小兰和柯南一起喝果汁,闻言说道,“听园子说,城户学长今天好像要去警视厅演讲。”

  “哦?演讲啊?”

  大叔动了动眉毛。

  “这小子倒是越混越厉害了,可是真奇怪,为什么不邀请我这个沉睡的小五郎当顾问呢?”

  柯南在旁边吃着餐点,挤着眼睛余光看向大叔。

  为什么不请你当顾问,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除了沉睡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不怎么让人放心,目暮警官一定深有体会。

  城户侦探事务所,高成已经从警视厅回了家,也不提发生了什么事。

  小哀哼着小曲在厨房准备宵夜,顺便朝外面看电视的高成问道:“然后呢?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总之就是出了一些状况,”高成打了个哈欠犯困道,“而且正好碰到几个老朋友,就多聊了一会。”

  果然,太过空闲不是什么好事,再这样下去,他这个侦探大脑估计都要抗议了,不管什么委托,明天开始还是先接下来吧。

  只要不是找猫狗……

  “城户!”千叶撑着伞赶到事务所楼下,焦急跑上楼找到高成道,“拜托你了,快点帮我找个人!不然就危险了!”

  “嗯?”

  高成拿着换台的遥控器塌下眼皮。

  他说的是明天开始……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千叶坐到沙发上,朝高成说明道,“我常去的一家咖啡店最近时常碰到一个女孩,就在今天,她找我商量一件事,说感觉自己很危险,一年之中收到了好多封服刑中犯人的恐吓信,现在那个犯人好像出狱了……”

  “难道那个犯人和她有仇吗?”

  “这倒不清楚,不过她很害怕地换了工作,甚至还搬了家,结果最近还是好像有人跟踪,所以我就告诉她,要是看到对方的样子,或者发生什么具体的事情就要马上跟我联络……”

  千叶担忧道:“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去上厕所的短短时间里,她突然就结账自己回去了,听说很害怕的样子,还拿错了我的雨伞……

  “等我追出去的时候,有个戴着帽子还有墨镜的人好像把我当成了那位小姐,毫无顾忌地从后面开车差点就撞到我……我太大意了,那个时候根本就没问她的住址,想找警部商量这件事,却又没有确切的证据,只好来找你了……”

  “也就是说你连对方的身份都完全不清楚吗?”高成杵着下巴问道。

  这家伙不会就因为对方是个漂亮女性就昏了头吧?

  太单纯了,这个世界可是很复杂的……

  “是、是这样没错。”千叶难过地低下头。

  “也不用这个样子,我们帮你找就是了,”高成沉吟一声道,“既然你经常在咖啡店碰到这位小姐,她应该就住在附近没错,到附近的便利店找人问问或许会有什么线索。”

  “嗯?”小哀拿着勺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我也要一起去吗?”

  ……

  “呜——!”

  就算知道了大概范围,找人也始终是件麻烦事情,雨幕中高成问过话后撑着伞从便利店离开,忽然一阵吵闹的警笛声传响开,好像就在不远的地方出了什么事。

  “发生什么案件了吗?是,是……我知道了!”千叶打了一通电话后,急忙找高成还有小哀说道,“有人报警,说着附近的公寓里有名年轻女性被卷入了一起杀人案件之中,该不会……”

  “先去看看再说。”

  高成皱眉看向事发方向。

  这种时候的警笛还真不是好征兆,听着异样心慌,千叶连脸色都变了,匆忙赶到封锁带外面时,又看到公寓楼下空地停着一辆红色的轿车

  “城、城户……撞我的就是那辆车,还是来迟了一步吗?”

  千叶直接越过封锁带进入事发公寓,现场在二楼,负责警察是佐藤。

  “千叶,”佐藤诧异道,“你今天不是还在休假吗?”

  “是这样没错,可是……”

  高成在和外面调查的警员招呼过后,把湿漉漉的雨伞靠墙放下,带着小哀进入二楼公寓,现场似乎已经采证完毕,客厅躺着一具男子尸体,旁边床边坐着一位沉默的漂亮女性。

  “这个案子发生在40分钟前,”佐藤说明道,“正好是高木他们接到另一起案件报警的时间,9点半左右,住在正下方房间的重考生村上卓也突然听到很大的声响和惨叫声,就上来查看情况,结果发现了尸体,还有呆站在旁边的户田美绪小姐……”

  “其他地方也有案子吗?”高成问道。

  “是啊,毛利先生好像也在那边,”佐藤看了看坐在床边低头不语的户田美绪,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找户田小姐吗?”

  “因为实在很担心,”千叶点头道,“之前被害人就好像把我当成了户田小姐,故意开车撞我!”

  “被害人是辛岛义纯先生,28岁,三天前才从交通监狱出狱,倒的确符合千叶的说法,”佐藤思考道,“公寓门的确有撬开的痕迹,楼下空地的车刚才也得到确认,属于被盗的赃车……

  “根据户田小姐的说法,今天当她回家的时候,被害人就已经撬开了锁在屋子里等她,结果才开门她就被拉了进去,因为对方拿着刀子,只能用手上的雨伞抵抗,扭打之中两人来到了客厅,等到回过神来时,辛岛已经被掉下的花瓶砸死。”

  “这么说,就是正当防卫了吗?”

  高成视线扫过房内。

  因为是典型的单身公寓,进了玄关两边就是开放式厨房和洗手间,再里面就是卧室加客厅的开间房型。

  被拿错的千叶那把雨伞弯折得厉害,看起来现场就像户田美绪说的一样。

  至于被害人辛岛,致命伤在后脑部,花瓶就掉在旁边的地毯上,底部坚硬部分残留着血迹,另外鼻梁也有损伤,连鼻子里都流出了血,似乎是撞到了电视柜上,同样有留下血迹。

  不对……

  高成视线重新回到尸体上面。

  尸体衣服全是干的,包括裤脚,连一点打湿的痕迹都没有,也就是说这人在下雨之前应该就到了这间房里,可是千叶在咖啡店那边和户田美绪见面时就下起了大雨。

  这个户田美绪的说法完全不对。

  “不要紧的,美绪小姐,”千叶还在安慰床边的户田美绪道,“这不是你的错,我会尽量帮你。”

  户田美绪愁着脸抬起头,稍稍宽心道:“谢谢你了,千叶警官。”

  “我想问一下,”高成转向佐藤道,“被害人和美绪小姐有什么仇恨吗?”

  “要说有的话也的确有,”佐藤解释道,“一年前因为有人酒后驾车失控撞出了防护栏,导致整辆车坠入湖中,被甩出车外的两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死亡,一个人受到轻伤,司机被以驾驶汽车过失致人死亡罪究责,不过因为死亡的就是司机,没有起诉,受到轻伤的乘客因为没有阻止酒驾,违反道路交通法规被判入狱一年……”

  “也就是这位在一年前入狱的辛岛先生。”

  “这不是真的!”户田美绪反应激烈道,“我哥哥以前因为酒后驾车出过事,那以后我哥哥就再也不握方向盘了,当时开车的人一定是辛岛!”

  “哥哥?”

  “对,遇害的就是我哥哥,那个时候我一直不相信辛岛的证词,就向法院提出异议……”

  “的确是这样没错,”佐藤确认道,“虽然法院驳回了申诉,但辛岛义纯还是被判入狱一年,当时似乎很恼怒申诉的户田美绪小姐。”

  千叶听了生气道:“如果因为这样就怨恨美绪小姐也太过分了!根本就毫无道理,就算没有美绪小姐申诉,他同样要服刑啊!美绪小姐,把那些信拿给大家看看吧!”

  喂喂……

  高成无语看向似乎完全信任了户田美绪的千叶。

  虽说的确是个大美女没错,可是也有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这种说法,从一开始经常出现在那家咖啡店就是为了套路千叶吧?

  在真相水落石出前,保持怀疑是警方的基本能力啊。

  算了,对千叶这家伙也不能要求太多,上次事件就被自己的室友利用过……

  高成跟着一起查看户田美绪拿出来的信件。

  都是服刑时候寄出的信,内容差不过都是“等出狱的时候,一定会专程来打个招呼”这种。

  “虽然语意有点模糊,但很明显是恐吓,对吧?”千叶紧紧看着高成问道。

  “看起来是这样没错,”高成拿着两个信封,疑惑问道,“这些信中间好像中断了半年时间,而且后面还有‘我想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这样的话……”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可能是一开始愤怒慢慢平静,快出狱的时候又想起来了。”

  “或许吧。”

  高成转身走出玄关,看向楼下在空地轿车边检查的白鸟。

  虽然现在下判断还太早,但这里的种种痕迹都表明,千叶极力想要维护的户田美绪设计了这出正当防卫戏码。

  “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不过,”小哀靠着门口墙壁,看到高成出来轻声问道,“继续调查下去真的有必要吗?不管怎么说,那个女人也事受害者……”

  “当然有必要,”高成静静收回目光,沉声下楼说道,“找出真相的意义不只是为了惩处犯人,这个世界被掩埋的真相已经够多了。”

  一楼重考生房间,还在准备考试的学生见到高成无奈道:“我刚才也已经告诉警察了,我真的一直有听到电视的声音,下雨之前就有了,真是烦死了,本来以为总算关了,结果就听到惨叫声……这里咋看之下是栋很漂亮的公寓,其实房租很低,什么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高成确认道,“你听到了扭打的声音吗?”

  “扭打?”

  “对,楼上的户田小姐和对方从玄关一直扭打到客厅电视边……”

  “这就怪了,”重考生抓了抓头发,“我记得电视刚关闭后马上就听到两声重响,然后就听到喊叫的声音。”

  “两声重响吗?谢谢你了。”高成陷入思索。

  这样看来被害人果然很早就来过这里,并且很可能一直呆到户田美绪回家,在关掉电视的时候遭到了杀害。

  “那个,”重考生不好意思道,“我能找你要个签名吗?”

  “啊,没问题。”高成回过神笑了笑。

  “太感谢了,这次考试应该没问题了!”

  “嗯?”

  高成和重考生分开,打着雨伞找到守在空地轿车边的白鸟。

  “白鸟警官,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是城户啊,”白鸟头疼道,“现在还在联系这辆车的失主呢,应该就是差点撞上千叶的那辆车没错,而且伪装用的帽子、墨镜也在被害人包里发现了。”

  “可是真的就是被害人本人吗?”

  高成趴在车窗边查看道:“以辛岛的体型来看,驾驶座座位被调节地太靠前了点,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女人的身位。”

  “是吗?”白鸟惊讶地再次检查,“这么说还真有点……”

  “白鸟警官,”高成顿了顿请求道,“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辛岛服刑期间一直有给户田小姐寄信,可是中间中断了差不多半年时间,而且前后语气好像不太一样,我想弄清楚中断信件的真正原因。”

  “没、没问题……”

  白鸟下意识答应下来,等到反应过来高成却已经回了公寓楼。

  这种事情,以前好像都是高木的工作,现在终于轮到他了吗?

  白鸟短暂郁闷后,自信地露出笑容。

  这也说明城户对他的信任吧?

  总算不至于没存在感了,感觉真不错……

  雨依旧唰唰下个不停,排水沟都积了不少雨水,高成回到二楼的时候,佐藤正打算先把户田美绪带回警署再说。

  “城户,白鸟还在下面吗?”

  “是啊,我拜托白鸟警官去找一件事情,”高成看了看在千叶陪同下出门的户田美绪,“因为这个案子,很可能不是正当防卫,而是一起计划性谋杀事件。”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