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瓷界无痕 > 第45章 季风(九)

第45章 季风(九)

书名:瓷界无痕 作者:乌羽草衣 更新时间:2021-03-03 02:17:43 类别:科幻小说

  “李哥,你在哪呢?”胡炜打来电话询问他。

  “我在陵康公司,怎么,有事?”由于噪音的原因,李羽新按下了免提键。

  李鸿飞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他掏出烟缓缓地点上,并走向草地的花台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那位巴基斯坦的客人要见你。”

  “见我干嘛?”

  “我向他推销了你的一幅早期的作品,他看后说要见你才下单购买。”

  “他还选了那些货?”

  “陈野平的、文心竹的,还有欧德海的。”

  “眼光蛮独到嘛。”

  “就是。”胡炜附和着说,“李哥,那你是见还是不见呢?”

  “他就只要求见我吗?”

  “对,而且还是指名点姓的要见你。”

  “他知道我的名字?”

  “不知道,就是指着签名的地方说要见这个里欧散人。”

  “这么说,那就不是见我一个人了,还得把欧德海带上。”

  “那你是见还是不见?”

  “见吧。远道而来不亦乐乎。”

  “好的,我马上安排,你看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有。”

  “那就这样定下来了,我顺便给欧会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行。定好了地方再告诉我。”

  “好的。”

  胡炜挂上电话之后立马联系了老欧,老欧二话没说就应了下来。

  晚上,万泰大酒店的泰和厅灯火通明。一个络腮胡须的青年男子被众星捧月般的簇拥在圆桌的主宾位上,他那件白色绸面的衬衫外罩着一套琪达标志的西服,脚蹬一双棕色的意尔康,左手食指上戴着一颗硕大的南非天然钻石。咋眼一看就是个土豪金,他双手的指尖相扣,胳膊肘自然的压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只见他身子微微后倾,整个背部抵在了椅背上。

  李羽新和欧德海几乎同时抵达房厅,胡炜正欲介绍,这异国男子却激动地站了起来,直奔二人而去。

  胡炜一惊,这是什么情况,就连作陪的翻译小姐也傻眼的呆怵在原地。

  欧德海以为这老外是奔自己来的,伸出手欲与其行握手礼,可他刚伸出的刹那,他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对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他不由地看了看身边的李羽新,难不成是来迎你的?

  李羽新笑颜满面的与直面而来的异国男子一个贴身的拥抱,相互间拍打着对方的肩膀,说道:“阿斯兰姆阿莱古姆!”

  胡炜问翻译小姐,什么意思?

  “真主保佑!”翻译小姐不假思索的说道。

  “阿斯兰姆阿莱古姆,就是真主保佑?”胡炜觉着拗口,不太好学。

  翻译小姐点点头,她必须密切的观察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李先生,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啦。”

  “拉姆,我也没想到你会来中国。”

  “幸好我坚持我的理念,要不就错过了。看来还是伟大的穆罕默德让我们在神州遇见。”拉姆松开李羽新,在胸口做了个祷告。

  胡炜拉着翻译小姐过来给拉姆做介绍:“这位就是里欧散人中的李羽新,他是里欧散人中的欧德海。”

  “里欧散人?哇塞,太幸福了,我太高兴了,阿斯兰姆阿莱古姆。”拉姆又一次与李羽新相拥。

  “拉姆,这位也是里欧散人中的一位。”胡炜指着欧德海提醒道。

  “胡先生,怎么里欧散人有两个人?”拉姆伸手与欧德海行完握手礼之后,不解的问他。

  “拉姆,组合你知道吗?就好比一个乐队,李羽新是主唱,欧德海是吉他手,你的明白?”胡炜用了一个音乐常识来给他解释。

  拉姆笑了笑,伴随着笑声,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胡炜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情况?听不明白吗?于是他又换了种方式说:“篮球队见过吗?”

  拉姆还是摇头。

  我靠,巴基斯坦人不打篮球吗?胡炜懵逼了,他继续解释:“电影,李羽新是主角,欧德海是配角,明白?”

  拉姆晃晃肩,还是摇头。

  “欧会长,这巴基斯坦人不看电影吗?”胡炜快要崩溃了。

  老欧也是一阵哂笑,来了个闭口不谈。

  胡炜没差点急红了眼,这啥情况,猴子遇到猪,这还是头一次!不行,一定要突破自己,于是转身问翻译小姐:“巴基斯坦人都玩什么运动?”

  翻译小姐也是笑容可掬的看着他,对他说:“板球。”

  这小妞也敢笑爷?我看是活腻了吧。板球,应该是和棒球或者垒球相似的球类运动吧。于是他指着李羽新说道:“投球手!”

  接着又指着欧德海说:“外野手!”

  然后再问:“明白?”

  拉姆笑道:“明白!”可说完明白之后,他依旧习惯性的摇了摇头。

  这时,胡炜彻底懵逼啦。看来老外就是老外,欠削!

  “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胡炜没差点跳起来。

  “明白!”

  “明白你摇什么头啊?”

  拉姆双手一摊,表示无语。“我不该摇头吗?”

  此时,泰和厅里爆出来最疯狂的笑声,李羽新忍不住对拉姆说:“你确实不该在中国摇头。”

  胡炜听李羽新的画中音似乎还藏有什么玄机,于是问道:“他为什么不该在中国摇头?”

  翻译小姐接上一茬,说道:“巴基斯坦的摇头就是我们这里的点头。他们说明白,是,都是摇头。相反,不同意,不好,不能,他们才是点头。”

  我靠,活了这些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正反相异的情况。胡炜算是开眼啦,莫非和中土人士口中的“真即是假,假即是真”异曲同工?伴随着众人的笑声,胡炜也傻乐的抹抹嘴,笑吧,笑出豪猪的味道才是真正的霸主。

  “好啦,嘎嘎一个小插曲权当开胃汤。拉姆你的摇头礼我收下了。”转瞬之间,胡炜又恢复到满血状态。

  “胡经理,谢谢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精彩的笑声。”拉姆的普通话说得还较流利。

  胡炜一听顿时傻眼,你说你都会汉语,为什么还要整个翻译来呢?

  “拉姆,你以前学过汉语?”胡炜跳过翻译直接问道。

  “对呀。”拉姆说道,又开始摇头示好。

  胡炜一见他摇头晃脑就感觉脑袋缺氧。咋又来了呢?

  李羽新借这空档向拉姆介绍了欧德海的情况,同时也询问他:“为什么到中国来?”

  “为了找到一幅画。”拉姆使用了肢体语言。

  “画?古代的?”

  “No,No,No!现代的,就是你们里欧散人的作品《月下春归燕》。”

  “这就是你要见我的原因?”

  “对对对,这幅画对我来说太重要啦。”

  “重要?”

  “嗯,非常重要!”

  “怎么说?”

  “我父亲得了绝症,他的最后愿望就是再看一眼《月下春归燕》。”

  “他以前见过这幅画?”

  “八年前我们家的生意被同行挤兑,家道中落,以至一蹶不振,催债的人天天排着队来要钱,父亲被逼无奈将***堡的房产变卖后还清了债务。母亲也在这个时候离世了,父亲遭受着雷电般的打击,陷入了疯狂的境地,正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看见了《月下春归燕》,他想到了家,也想我们这几个孩子,于是重新振作起来,做起了古玩字画的生意,经过一点点的积累,生意有了起色,最后再投资做回了原来的陶瓷贸易生意。”

  “没想到你们家也经历过变数。”

  “所以我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再看一眼这幅激励他的《月下春归燕》。”

  “你父亲有跟你一起来吗?”

  “没有,他已经无法走动了。”

  “抱歉。”李羽新歉疚的将眼光收了回来。

  “你无需自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该去的时候谁也拦不住。”

  “拉姆,原画估计你是找不到了,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这幅画的流向。不过,”

  “不过怎样?”拉姆激动的问他。

  “我和老欧会尽力帮你的。”

  “怎样帮?要我做什么吗?”

  “你就好好的呆在原地,我与老欧帮你一程。”

  “送别吗?”

  “送画!”

  “什么意思?”

  “你马上就会明白了。”李羽新一个眼神投下,胡炜将早已备好的纸笔墨砚拿了上来。

  只见李羽新龙吟蛇游,笔墨生妍;老欧妙笔生花,字字如锦。顷刻之间他俩还原了那幅被世人追捧的《月下春归燕》,一旁的胡炜更是看得惊心动魄,他生怕二人有一个小小的差池毁掉那张薄薄的宣纸,他的手心攥出了一袭汗珠,终于在二人收笔的关口,叫了声:“好!”

  “好!太好了!”拉姆看到两位大师级的现场表演,忍不住抚掌称好。

  “献丑啦。”里欧散人齐声说道。

  “父亲的心愿总算了啦!”

  “上次去白沙瓦怎么没见过你父亲?”

  “还记得那位扫地的老人吗?”

  “记得,很和蔼,很善良的老者。”

  “他就是我的父亲。”

  “不会吧。”

  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吧。李羽新仿佛又一次看见了那位拿着扫帚的清瘦老人……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